鬼吹燈 > 獵殺者游戲 > 第九十章:互殺開始

第九十章:互殺開始

    “馬卉……馬卉……”

    昏迷中,李天然的表情十分猙獰,口中不停的喊著馬卉的名字,卻已回歸到了現實的社會。

    “馬卉……”

    忽然,李天然猛地睜開雙眼,全身已經布滿睡夢中受到驚嚇冒出的汗水,呼吸雜亂,大腦中一遍遍 重現這馬卉被惡鬼肢解的幻象。

    再一定神,周圍不停傳出各種吵雜的聲音,很輕,似乎從很遠的地方傳來,這時,李天然才徹底注意到,原來他真的被送出了獵殺者游戲當中,現在正處于一個陌生的環境當中。

    從現場來看,此時李天然應該是在某個大廈的樓頂,并且周圍沒有高于這座大廈的建筑可以推斷出,這應該是一座相當高的建筑。

    李天然剛想站起身子瞧瞧自己現在到底在什么地方的時候,一把就摸到了一個早就放置在他身旁的類似于電子手表一樣的東西,并且上面還有李天然所有個人信息。

    “電子表?”

    李天然拿起地上的電子表,看了一眼,瞬間就意識到一件事情,即使他們被送回到現實中社會當中,游戲可能依舊還在進行中。

    然而電子表隨后立刻就發布的游戲任務,完全證實了李天然的這一猜想。

    電子表上以郵件的形式發來了一條簡訊,李天然猶豫了一下,斷然還是選擇點開查看。

    剛一點開,一條道賀信息讓李天然激動不已,連連道:“太好了,太好了……”

    道賀的信息顯示:恭喜成功進入第四關的16名玩家,你們距離通關游戲緊身最后兩關。

    還剩16名玩家,這也就說明,馬卉在幫助完自己之后,也成功的躲過了惡鬼的攻擊,進入了第四關游戲當中,這樣一來,李天然心中的罪惡感就能完全得到釋放。

    緊接著,李天然發現手表上的信息可以上下滑動,便將信息不停的往下滑,直到看完全部的信息之后,李天然表情逐漸變得無比僵硬,大腦更是陷入一片混亂。

    原來,在道賀信息下面,是第四關游戲任務的相關介紹,內容是:現在各位確實已經回到了現實的世界,并且在同一所城市之內,但是游戲實際并沒有因此結束。

    本關游戲任務,找到并且殺掉其他玩家,限時三天,期間除了游戲玩家之間可以相互接觸以外,不可以接觸任何現實社會中的家人,親戚,朋友,否則與玩家接觸的人將暴斃當場。

    三天之內,殺掉其他玩家最多的前兩名玩家,可以直接通關全部游戲,反之,殺人最少的兩名玩家將直接遭到淘汰,其余的玩家正常進入游戲第五關卡。各位的手機有相互定位系統,定位可以精準到三米之內,所以,要么當一個蓄勢待發的捕獵者,要么淪為四處逃穿的獵物,各位自行選擇吧!

    各位可千萬別琢磨丟掉點子表就可以不被定位,就算丟掉點子表,其他玩家依舊可以通過電子表確定你的所在位置,相反,丟掉電子表的玩家卻完全不能夠得知其他玩家是否已經在你附近伺機想要殺你。

    PS:還有還有,各位玩家在殺掉第一名玩家的同時,還將直接變成當地城市的殺人通緝犯,被警方追捕,被警察抓到的話,依舊會被判定為游戲失敗,直到游戲結束。

    看完信息所有內容,所有玩家瞬間意識到這一關游戲的真正難度,不僅要殺害其他玩家,還要在殺害其他玩家的同時躲避警方的追捕,這就如同,一邊得頂著殺人的心里壓力尋找其他玩家將其殺害,另外還得承受被抓淘汰的高度風險頂風作案,簡直就是在坑所有游戲玩家。

    這樣的話,又有幾人能在殺人又不被抓得情況之下,撐得到三天結束。

    李天然生性善良,之前開飯店的時候,就連殺只雞都會為之心酸,感嘆世間的不公。

    可現在游戲規則居然要求殺人,這樣的任務,李天然根本就不可能完成,可是如果不殺別人,等時間一到,自己將會被游戲直接淘汰。

    然而,更可怕的是,獵殺者游戲居然可以影響到現實社會,這種黑暗的力量到底延伸到了什么地步,想都不敢接著往下去想。

    “叮咚……”

    當李天然還在不知所措的同時,手上的電子表突然屏幕一亮,傳入一封郵件。

    位于這座城市內的所有玩家在接受到信息之后,點開一看,全都無比震驚,沒想到,剛回到現實社會中不到數十分鐘的情況下,就已經出現了第一個慘遭殺害的游戲玩家。

    信息內附帶幾張圖片,李天然按順序點開第一張,發現這些圖片就是被殺害的玩家現場照片,照片只出現死者本人,并沒有殺人玩家的任何信息。

    所有玩家接著往后面翻閱圖片發現,第一死掉的玩家正是那個看似歲數不大,腦袋就已經變成地中海的男人,按照現場的照片來看,那個地中海男人應該是被人從背后推下樓的,腦.漿都崩了一地。

    接下來就是細節更為清晰的圖片,看的人直直想吐。

    隨后,所有人的電子表統一顯示出這名玩家的所有信息,原來這名玩家叫顧全,只有29歲,其他的信息還沒來得及注意,所有人手中的電子表就自主的將顧全的信息全部刪掉,并且再次提示,現場剩余玩家,15名。

    第一名玩家的突然死亡,頓時讓游戲內的所有玩家的神經全部都緊繃起來,都紛紛采取了不同的應對策略。

    當然,現在玩家最有可能的就是按照電子表上的定位,拉大自己與其他玩家之間的距離,確保絕自身暫時的安全。

    李天然便是如此的想法,可打開電子表一看,電子表上的定位著實讓他心里一咯噔,沒想到,電子表上玩家的定位,非但沒有四處擴散,反而已經有些玩家聚集到了一起。

    靜待半個小時,聚集到一起的玩家信號并沒有消失,如果說這些人不是為了想殺掉對方而聚集,那就意味著,這些人正在組隊,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么最危險的就是那些四處分散的玩家,將會直接遭到組隊玩家的獵殺。

    李天然再次將定位拉至可以觀察所有人的位置,發現那些已經集合的玩家的定位,正在朝著那些單個定位的玩家飛速移動,然而單個定位的玩家似乎也已發現不對,迅速朝著相反的方向逃離。

    忽然,李天然震驚地發現,有一個距離自己最近的定位正在飛速的朝著自己移動。

    ……

    而同時,不同于其他定位人數較多的玩家,有兩個已經集合在一起的定位,一直定在原地。

    “媽的……”

    張權此時正在某處新建的高樓內部,躲在某曾樓的墻后,小心的沿著墻壁探出頭去,氣喘不止,渾身的傷痛再也無法令其行動自由。

    “踏……踏……”

    距離張權不遠的方向,傳來一連串的腳步聲,平靜,緩慢,甚至腳步的聲音都不及張權呼吸急促所發出的喘氣聲。

    如果是以往,在張權身體狀態極佳的情況下,根本就不可能畏懼游戲內的那些玩家,自己不去追殺他人就算不錯了。

    可是現在,渾身傷痕累累的張權已經無力去對抗任何其他玩家,也因如此,張權才會反而被其他玩家直接盯上。

    “快點兒出來吧!小老鼠,你是絕對跑不掉的。”

    一個極度扭曲到興奮,說話都不停顫抖的聲音隨著不斷畢竟的腳步聲傳入張權耳中。

    這個聲音是一個男人的,之前一直沒有聽到過這個男人說話的聲音,不屬于先前說過話的任何一個玩家。

    之前張權剛剛清醒,就發現自己在這棟建筑大樓之內,剛剛了解完游戲規則,就發現有人在暗處窺視自己。

    最終,似乎那個人發現對方玩家是渾身都是傷痕,毫無對抗能力的張權,才做殺害張權的決定。

    一直到現在,張權都無法確定那個人的長相,身高,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那個人手上有一把砍刀,就是不知道從什么地方搞來的。

    可多半可以猜出,那個人應該早于張權醒來,并且從其他地方搞到了一把砍刀,在隨機選擇殺害玩家的同時,恰巧碰到了位于自己最近的張權。

    腳步聲愈加逼近張權,但是張權渾身疼痛感以及寸步難行。

    “如果給老子活下去,老子肯定殺了你全家。”張權低聲咒罵。

    忽然,手持砍刀的玩家眸子一亮,砍刀墻角邊有一塊衣角瞬間收了回去,頓時大喜。

    “找到你了……”

    手持砍刀的玩家露出陰森詭異的笑容,添了一口手上的砍刀,小心的朝前靠近,他甚至都不需要靠電子表的定位,幾乎可以肯定,躲在拐角處的就是自己一直狩獵的張權。

    忽然,手持砍刀的玩家,在確保自己攻擊不會落空的范圍內,迅速舉起砍刀,朝著拐角處直接預判揮刀,帶他沖到拐角的同時,一聲“咔嚓”,砍刀直接深深陷入墻內。

    “嗯?”

    手持砍刀的玩家完全沒有想過自己的攻擊居然會落空,一時間愣在原地,這時他才發現,張權根本就不在拐角,反而地上只留著一條破布。

    已經提前更換躲藏位置的張權,此時清楚的看到了這名追殺自己玩家的容貌,迅速的打開電子表得知,這名玩家叫徐凱。

    “媽的,居然敢耍我?”

    徐凱頓時惱羞成怒,大罵道:“給老子滾出來。”

    http://www.slywjr.live/xishazheyouxi/1177535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slywjr.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近80期的江苏体彩七位数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