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我的徒弟,都是大佬 > 第311章 都過去了

第311章 都過去了

    你父親......住院多久了。”

    躊躇了半天,最終墨輕舞還是問了這個敏感的問題。

    “記不清了。”林北辰苦笑著搖了搖頭:“從我記事起,我父親的身體就一直不好,過度操勞,經常住院。在我和你協議結婚之前那是最嚴重的一次,若不是你給的那一筆錢,我父親根本撐不到現在。”

    “我給的那筆錢?”

    墨輕舞不由得一愣,片刻后卻是驟然瞪大了眼睛,瞬間想到了什么。

    “你是說......那兩萬塊錢!”

    說話間,墨輕舞不自覺的倒吸了口涼氣,眼中滿是驚愕。

    下一刻,卻見林北辰笑著點了點頭。

    瞬間,墨輕舞只聽腦中嗡的一聲悶響,腳下一軟整個跌坐在了床上。

    原來是這樣!s11();

    在此之前,墨輕舞一直以為林北辰同意答應和自己協議結婚,只是因為貪財而已。

    一個月兩萬塊錢,只是配合演一場戲就可以輕松拿到,雖然之前那兩萬塊錢對于墨輕舞來說并不算什么,但是心里卻仍舊對林北辰這種行為感到厭惡。

    更別說林北辰三天兩頭的要找自己預支工資,更是讓墨輕舞對這個男人沒有任何好感。

    在此之前,她一直都以為林北辰只是個貪財的混蛋,若不是因為和洪家的關系,也不會接手騰大集團。

    然而,此刻聽到林北辰所說的話,墨輕舞卻只覺得眼前一陣混亂,不自覺的感到一陣心酸。

    原來,林北辰所做這一切并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躺在病床上,急需醫藥費的父親。

    若不是因為父親病重,他又怎么可能會和自己協議結婚,受盡了白眼。

    明白了,這一刻墨輕舞全都明白了。

    想起自己之前對林北辰那般趾高氣揚的態度,墨輕舞心理陡然一陣刺痛,當下表情不由得落寞起來,低聲說道:

    “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原來......”

    “對不起什么?”

    還沒等墨輕舞把話說完,林北辰卻是憨笑的撓了撓頭:“說到這個,我還要謝謝你呢,若不是你那兩萬塊錢借了燃眉之急,我這在東都舉目無親的,真不知道該去哪兒籌集這兩萬塊。”

    這兩萬塊錢當初在墨輕舞眼里和零花錢沒什么區別,可是在急需要醫藥費的林北辰眼中,儼然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要知道,像林北辰這樣的窮人,想要在短短幾天時間里籌集到這兩萬塊錢,近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哪怕是不吃不喝賺錢,這兩萬塊錢也至少需要兩三個月的時間。

    等籌集到了這兩萬塊錢,怕是父親早已經錯過了最佳搶救時機。

    這么算起來,墨輕舞不僅是林北辰的恩人,更是他父親林正南的救命恩人!

    當下,從林北辰口中聽到這份秘聞,墨輕舞瞬間恍然大悟,卻直覺的嘴角一陣苦澀,哪怕林北辰并不在意當初她的趾高氣揚,可她的心里卻仍舊感到過意不去。

    當下,墨輕舞默默的低下了頭,一言不發。

    時間,在這一刻仿佛陡然凝固了一般。

    靜靜的站在一旁,林北辰欲言又止,可還沒過多久,耳邊卻聽到一陣細微的抽泣聲。

    “你怎么了?”

    林北辰眉頭微皺,當下忙蹲在墨輕舞身旁,疑惑的問道:“你怎么了?”

    卻見墨輕舞并未回話,而是緊緊抱著雙腿,豆大的淚水不住的從眼眶中涌出,就在林北辰下意識的伸手觸碰墨輕舞肩膀的一瞬間,驟然就見墨輕舞整個撲進了林北辰的懷里,嚎啕大哭起來。

    “對不起,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是我的錯,我誤會你了。”

    說話間,淚水已經止不住的從眼眶中涌了出來,眨眼便已經將林北辰

    的西服打濕。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林北辰也不僅有些茫然失措,半晌這才苦笑一聲,輕輕拍了拍墨輕舞的肩膀,輕聲寬慰道:“好了,都過去了,都過去了。”

    然而,此話一出,墨輕舞哭聲更加強烈起來,甚至還沒等林北辰反應過來,卻是驟然在林北辰的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疼的林北辰一陣呲牙裂嘴,卻并沒有阻止墨輕舞的動作,而是輕輕將墨輕舞擁入懷中,輕拂著她的后背,不斷寬慰著:“沒事了,過去了,都過去了。”

    就這樣,兩人靜靜的抱在一起,時間仿佛在這一瞬間陡然凝固了一樣。

    也不知過了多久,墨輕舞的抽泣聲逐漸停止,這才緩緩從林北辰的懷里鉆了出來,而當她到林北辰肩上已經被淚水打濕的西服,還有肩膀正不斷流著鮮血的牙印,表情一時有些恍惚。

    下意識的伸手出觸碰林北辰肩膀上的傷口,墨輕舞的聲音卻不由的柔和起來:“疼嗎?”

    說罷就見林北辰笑著搖搖頭:“沒事兒,不疼。”

    “我疼!”

    哼了一聲,墨輕舞脫口而出一句讓林北辰莫名其妙的話,當下也不等林北辰一臉茫然的著自己,墨輕舞當即說道:“我答應你,明天去醫院咱爸。”

    “真的!”

    當即,林北辰陡然一喜,近乎驚叫的跳了起來,滿臉的不可思議。s11();

    他怎么也沒想到,墨輕舞竟然如此輕易的答應了,甚至......自己所準備的那些話都還沒收出來,就這么輕而易舉的同意了!

    雖然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不過此刻林北辰心里卻是一陣狂喜,當下直接將墨輕舞抱在了懷里,雀躍的歡呼起來,絲毫沒有察覺此刻這個舉動有些過火,還有墨輕舞臉上那抹羞澀的紅暈。

    答應了,答應了就好!

    林北辰歡呼著,卻絲毫沒有意識到,剛剛墨輕舞所說的是咱爸,而并不是你爸。

    稱謂上的不同,依然證明了墨輕舞的心境發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

    著林北辰如同孩童一般歡呼雀躍,墨輕舞臉上微微有些紅潤,不由得嫣然一笑。

    有的時候,林北辰還真像是個長不大的孩子。

    “好好,別叫了!”

    嬌嗔一聲,墨輕舞輕輕拭去眼角的淚水,驟然起身走到林北辰面前,在林北辰詫異的目光下輕輕幫林北辰將西服整理好,當下拉著林北辰便朝著門外走去。

    “明天爸爸,怎么也不能空著手去。走,陪我去買些禮物。”

    “禮物?”林北辰當即一愣:“不用了吧,我爸現在身體虛弱,大多數東西都吃不了。而且只是去演一場戲而已,用不著這么緊張吧。”

    “你懂什么!”瞪了林北辰一眼,墨輕舞義正言辭的說道:

    “那是做子女的一點心意,就算......就算只是演戲,也要做戲做全套啊。”說話間,墨輕舞的嘴角不由得洋溢起一抹溫婉的笑意。

    下一刻,著林北辰這一身休閑裝的穿著,上身卻還穿著那件量身定做的西服,顯得十分不倫不類。當即墨輕舞眉頭微皺,急忙起身:“你等我一下。”

    說罷也不等林北辰開口,急忙在衣柜里翻找起來,沒一會便拿著一件精心熨好的白色襯衫和西褲,甚至還有一雙擦拭得锃亮的皮鞋一同丟給了林北辰。

    “諾,穿上,顯得隆重一點。”

    “這......不必了吧。”著手中這些衣服,林北辰當即眉頭微皺。

    “穿上!”墨輕舞當即訓斥道,見林北辰默默朝著衛生間走去,緊接著又喝道:“就在這里換。”

    “啊,不好吧。”

    當下林北辰有些發懵,怔怔的向墨輕舞,臉色多少有些尷尬起來。

    “害羞什么,我又不是沒過。”饒是這樣說,可墨輕舞的臉色卻仍舊蹭的一下通紅起來,心里更是只覺得一陣小鹿亂撞,呼吸沒來由的有些急促起來。

    

    http://www.slywjr.live/wodetudidushidalao/980174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slywjr.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近80期的江苏体彩七位数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