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我的徒弟,都是大佬 > 第294章 再無容身之處

第294章 再無容身之處

    下一刻,馬有錢見狀豁然站了出來,朗聲大笑道:“諸位,今日我馬家莊園事件頻發,徐門主也有些倦了,那我也就不留諸位了,煩請諸位離開。多有不便,還請見諒!”

    此話一出,可謂絲毫不給這些家主顏面,竟是當著所有人的面下了逐客令!

    然而此刻,這些家主臉上卻并沒有半點不滿,反而拱手笑道:“既然如此,我們也就不做叨擾了,馬總,告辭。有時間,再聚。”

    “馬總,告辭!”

    “告辭!”

    說罷,人群中幾名家主已然率先離去,絲毫沒感覺此番舉動有多丟臉。而緊接著,越來越多的家主忙不迭的拱手抱歉,客套了幾聲之后也悄然離去。

    眨眼之間,近乎所有的家主都紛紛朝著莊園外走去,這一晚算是令他們這些人大開眼界了!

    本來還想著趁九龍山巔教訓林北辰的時候,有仇報仇有怨報怨,可現在不僅沒有報仇的機會,甚至就連九龍山巔的門主都恭敬的叫林北辰一聲公子。

    這下子,他們這些世俗界的家族,哪兒還敢叫囂。

    馬有錢給了他們一個臺階下,這些人哪兒還敢不接著!s11();

    當下,近乎是逃命一般,眾人紛紛走出了馬家莊園,迅速驅車離開,甚至連回頭一眼的勇氣都沒有。

    這一晚所發生的一切已經遠遠震撼的所有人!

    當即,伴隨著一陣此起彼伏的車輛轟鳴聲,參加這場宴會的諸多家主匆匆離去,本就鴉雀無聲的會場此刻更是顯得格外冷清。

    偌大的會場上,此刻也只站著五個人。

    林北辰,徐慶豐,馬有錢,剩下兩人,卻是許秀峰和許平秋這二人。

    眼其他家主都已經離開,可此刻許秀峰和許平秋這二人,卻仍舊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目光深沉的向林北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馬有錢見狀,不由得一愣,當即走到二人面前,略顯疑惑的笑道:

    “許老爺子,其他客人都已經離開了,您二人還留在這里......是有什么事情嗎?”

    話剛說完,許秀峰淡漠的瞥了他一眼,一言不發,隨即卻是在馬有錢詫異的目光之下,徑直走到林北辰面前。

    只一瞬間,徐慶豐和馬有錢的臉色陡然一凝,深深的注視著許秀峰,不知道這老頭子究竟想要干些什么。

    然而下一刻,令二人瞠目結舌的一幕卻是陡然發生。

    “林前輩......”

    當下就見許秀峰嘴角一顫,一句話還沒說完,卻是膝蓋一軟,瞬間半跪在了林北辰面前,雙手抱拳神情尤為激動:

    “林前輩,在此之前沒有援助林前輩是我許秀峰下令,袖手旁觀是我許秀峰忘恩負義,和整個許家無關!”

    “老祖!”許平秋臉色極其難,剛想說話卻被許秀峰揮手制止,緊接著又再次向林北辰,長嘆道:

    “林前輩,是對是錯全因我許秀峰一人而起,是殺是剮于我許秀峰一人承擔。林前輩,請您放我許家一條生路!”

    許秀峰的言辭誠懇,說話間眼中更是閃爍著淚花,當即眾目睽睽之下,豁然沖著林北辰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

    聲音沉悶,直到最后許秀峰的額頭都已近鮮血淋漓。

    許平秋見狀,眼中滿是不忍,卻是強忍著一言不發。

    忘恩負義這一點,這位許家老祖許秀峰的確說的沒錯。

    若說搶奪玄金果,造成許家戰力出現斷層這一點,細算起來林北辰并無任何過錯,本就處于敵對關系,況且那些襲殺林北辰的許家子弟,又有哪個不是拼盡全力,只可惜不是林北辰的對手而已。

    雖然玄金果最終被林北辰搶走了,不過作為交換條件,林北辰最

    終還是將《凌云雙全手》傳授給了整個許家,這對于許家簡直就是一樁天大的好事,足可以讓許家的戰斗力迅速恢復。

    算得上是功過相抵,可緊接著林北辰的一帖藥方,更是讓許秀峰的身體恢復如初,修為更是再度突破。

    此番舉動,更稱得上是大恩大德,正如之前許秀峰所說,許家日后唯林北辰差遣,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這話,那可是從許秀峰口中親口而出!

    再次之后的事情也正如許秀峰所言,的確做到了唯林北辰差遣的地步。

    可到了后來,得知齊修文背后的九龍山巔門主要親自到訪杭城,剛剛穩定的杭城再一次陷入風雨飄搖當中。

    九龍山巔那樣的宗門,豈是他許家這樣的俗世家族所能夠抵抗,雖然九龍山巔的許貪狼之前也是許家子弟,可饒是這一點卻仍舊不能夠讓許家脫困。

    萬般無奈之下,許秀峰也只好背信棄義,為了整個許家,無奈去做那個忘恩負義的小人,只是想要保住整個許家而已。

    卻沒想到,竟會是這樣的結果收場。

    這一幕,已經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

    下一刻,卻見許秀峰豁然抬起右臂,目光深沉的向林北辰,仿佛做了很大決定一般,重重的嘆了口氣,向林北辰:s11();

    “林前輩,此時全由我一人而起,在下的命是您給的,今日便還給您,還請林前輩不要對許家動手!”

    說著,驟然抬手一道真氣在手中凝結,就要轟擊胸口!

    “老祖,不可啊!”

    還沒等許秀峰抬手,許平秋臉色陡然慘白,大叫一聲瞬間攔住了許秀峰的右臂,眼中含淚,大叫道:“老祖,許家能夠維持今日這般現狀,全在于您啊,您不能死啊!”

    “笑話!”隨手將許平秋推到一邊,許秀峰向林北辰慘笑道:“當日若不是林前輩出手相救,老夫這垂垂老矣又豈會有幾天活頭。這是恩,得報。只是我許秀峰一人忘恩負義,和整個許家無關。林前輩,小的懇求您......放我許家一馬!”

    說話間,許秀峰嘴角不住的顫抖,豆大的淚水不住的從眼眶中涌出,懇切的向林北辰。

    見林北辰仍舊一言不發,許秀峰眼神當即閃過一絲落寞,凄慘一笑:“報應,報應啊!這杭城,再無我許家容身之處了!哈哈,報應啊!”

    說著,眼中陡然閃過一絲凝重,當即長嘆一聲,右掌驟然朝著胸口轟去!

    “老祖!”

    許平秋當即目呲欲裂,惶然想要阻止,卻是為時已晚,只能眼睜睜的到許秀峰那灌注了真氣的右掌就要轟碎心臟。

    許家一道老祖怕是要再次隕落!

    剎那間,許平秋的心中無盡悲涼!

    然而,就在那右掌還沒出碰到許秀峰心口之際,驟然就見徐慶豐眼神一瞪,血紅的瞳孔瞬間向許秀峰。

    僅一瞬間,就見許秀峰的身子陡然一僵,那只右臂竟是硬生生的定在了半空,幾乎同時,手上的真氣瞬間泄去,再無半點威脅。

    下一刻,卻見林北辰輕飄飄的了一眼許秀峰,無奈的嘆了口氣:

    “唉,我這人心軟,終究還是不忍心啊!”

    此話一出,許秀峰和許平秋二人的臉色陡然一僵,隨即就見林北辰又繼續說道:

    “正如你所言,你許秀峰的確算得上是忘恩負義,不過好在還沒有落井下石,幫著其他人來制我林北辰于死地。”說著林北辰卻是又搖了搖頭,笑道:“不過那也無妨,只不過是多幾個敵人而已,我林北辰這一世走來,敵人無數,多幾個少幾個也沒什么差別。

    況且,我也從來沒想過你們許家會援助,說句不好聽的,就這點實力,我林北辰還真不屑于你們許家的援助。這世上,還從來沒有任何一人能夠威脅到我林北辰,就算是有,那也早已經死了。”

    

    http://www.slywjr.live/wodetudidushidalao/971862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slywjr.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近80期的江苏体彩七位数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