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我的徒弟,都是大佬 > 第221章 把你的臟手,拿開!

第221章 把你的臟手,拿開!

    怎么可能!”墨輕舞頓時急了:“我老公說馬上就來接我了,不然我一個人站在門口干嘛?馬上......馬上就來了。”

    “真的?”

    張濤臉色微微有些難,皺著眉頭緊盯著墨輕舞,仿佛想出什么謊亂的神情來。

    然而到頭來,張濤卻發現,每每提到老公兩個字的時候,墨輕舞的眼神卻是無比堅定,語氣甚至還有那么一絲絲的竊喜,根本不像是在撒謊。

    難道,墨輕舞真的已經結婚了?

    再一次上下打量了墨輕舞幾眼,張濤仍舊不敢相信,眼前這個身材如此火辣的女人,竟然已經身為人夫了?

    究竟是什么樣的小子,能夠娶到這樣的老婆。

    就這品相的姑娘,是得砸了多少錢,才娶到手的!

    上輩子要積多少德啊!

    和墨輕舞簡單交談了幾句,張濤卻是對墨輕舞口中的這個老公越發感到好奇。s11();

    張濤心里對墨輕舞的那股占有欲,更是讓他有種想親眼到這個所謂的老公的想法。

    所以,張濤也沒準備離開,而是抱著膀子站在一旁,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時不時地向墨輕舞。

    被他那赤裸裸的炙熱眼神著,墨輕舞越發感到慌張起來,當即向張濤,干笑道:“組長,你......不去吃飯?”

    “不著急!”

    話音剛落,就見張濤大手一揮,嘿嘿一笑:“我也很好奇,究竟什么樣的男人這么有福氣,能娶到你這樣的姑娘。怎么說你也是在我手底下工作的,你老公,我倒還真像見識見識。”

    見識見識這幾個字,張濤說的意味深長,頗有一種對墨輕舞懷疑的意味。

    什么老公,該不會就是搬出來忽悠自己的吧!

    這種級別的姑娘,怎么可能這枚輕易把自己給嫁出去?!

    用腳趾頭想都不可能啊!

    想到這里,張濤越發自信起來。

    或許,這什么狗屁老公,根本就是個假的!

    就這樣,在張濤意味深長的目光之中,墨輕舞戰戰兢兢的站在門口,愣是等了快十分鐘卻仍舊沒有到林北辰的到來。

    眼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張濤卻是越發得意起來。

    ,過了這么長時間了甭說人了,連個電話都沒打。什么老公,根本就是假的!

    下一刻,張濤向墨輕舞的目光卻是越發肆無忌憚起來。

    既然沒有老公,沒有男朋友,自己還有什么可顧慮的。

    “輕舞啊,都這么長時間了,你老公怎么還沒出現。該不會......沒來吧!”張濤眉頭一挑,意味深長的笑道。

    “可能路上堵車了吧。你也知道,高峰期,況且這還是經濟區,很容易堵車的。呵呵,再等等。”

    被張濤那目光的墨輕舞心中煩燥,可表情卻還是要佯裝鎮定。心里卻是不住的催促著,林北辰,你到底死哪兒去了,趕緊出現啊!

    就這樣,又過了足足五分鐘,然而林北辰的身影卻仍舊遲遲沒有出現。

    了眼手上的百達翡麗,張濤終于淡笑一聲,揚起手直接搭在了墨輕舞的肩上,眼神肆無忌憚的在墨輕舞那傲人的身材上掃來掃去。

    “輕舞啊,你,都過了這么長時間了。你那老公還沒來,該不會是放你鴿子了吧。”說話間,張濤臉上還做出一副過來人的表情,輕嘆道:“這男人的鬼話啊,真不能相信。這么漂亮的老婆都不上心,這種男人,還跟他在一起干什么。”

    說話間,也不等墨輕舞開口,拉著墨輕舞的胳膊就朝門外走去:“輕舞啊,等了這么長時間也餓了吧。走吧,哥哥帶你去吃好吃的。”

    “組長,不用了,真的不用了......”

    墨輕舞拼命地抗拒,然而張濤那雙手卻是死死的拽著他的胳膊,語氣更是十分輕佻:“不用什么啊,身

    體要緊,你這要是餓壞了,做哥哥的我,可是會傷心的。”

    “真的不用了,組長......”

    墨輕舞還在拼命地掙扎,而就在此時,耳邊突然間聽到一聲極為熟悉,卻又極為冰冷的聲音。

    “把你的臟手,拿開!”

    冷淡的聲音驟然讓墨輕舞嬌軀一顫,緊接著卻是從未有過的安心感覺漫上心頭。

    他來了,他果然來了!

    激動的回頭去,入目的便是一束滿載著九百九之十九朵玫瑰的巨大花束。

    嬌艷欲滴的紅玫瑰更是讓墨輕舞心頭一顫。

    有哪個姑娘不喜歡花呢。

    況且,還是這么大的一束玫瑰花!

    “送給你的。”s11();

    著墨輕舞那張紅潤而有些呆滯的臉頰,林北辰微微一笑,還沒等他開口。卻見墨輕舞身體陡然一顫,緊接著驟然間熱淚盈眶:

    “老公,你真好!”

    話音剛落,還沒等林北辰反應過來之際,淚眼朦朧的墨輕舞已然撲進了林北辰的懷里。她嫣紅的嘴唇在林北辰臉上猛的親了一口,在他臉上留下一抹鮮紅的唇印和特有的芳香。

    這一刻,林北辰懵了,張濤懵了,甚至就連墨輕舞,也有些懵了!

    林北辰之所以會發懵,是因為墨輕舞的那一聲充滿感情的老公。

    這個稱呼,自打和墨輕舞結婚到現在,這還是頭一次聽到。哪怕是林北辰,心頭都不禁猛地顫了一下。

    我這......該不會是做夢吧!

    墨輕舞這丫頭,今天該不會吃錯藥了吧!

    張濤著眼前這不可思議的一幕,更是目瞪口呆。

    了臉上洋溢著喜悅的墨輕舞,又了面帶微笑,目光柔和的林北辰,這表情,這動作,還有那束嬌艷欲滴的玫瑰花,怎么也不像是逢場作戲啊!

    難不成,這兩個人,真的是夫妻?

    當即,張濤嘴角微顫,心中不由得有些失落,甚至是......憤怒!

    而墨輕舞經過剛才那一聲脫口而出的老公,整個人直接撲到了林北辰懷里之后,這才回過神來,卻是身體猛地一顫,自己都不敢承認,剛才那句話竟是從她口中說出去的。

    這也......太丟人了吧!

    可是為什么,那一聲老公自己叫著卻沒有半點排斥,是那樣得心安理得。難不成就因為眼前這個男人曾經和自己做過一段時間的協議夫妻?

    是這樣的!

    肯定是這樣的!

    想著,墨輕舞下意識的抬頭,就像開口。

    可剛一抬頭,所到卻是一臉柔和目光的林北辰,下一刻卻是眉頭微皺,有些心疼的揉了揉自己的秀發,輕笑道“不就是見個面嗎,有什么好哭的。我這不是來了嗎?”

    一句我不是來了嗎,瞬間讓墨輕舞感到鼻頭一酸,剛剛壓下的情緒瞬間爆發出來,決堤的淚水不住的從眼眶中涌了出來。

    “你......你怎么來了。”

    千言萬語堆積在胸口,最終卻也只是換做,從墨輕舞嘴里脫口而出的這一句話。

    林北辰不由得一愣,有些意外的向墨輕舞,突然笑了:“不是你讓我來的嗎。怎么,你該不會是發燒,燒糊涂了吧。”

    說著,更是直接伸出手搭在墨輕舞的額頭上,身體微微前傾,親密的動作更是讓墨輕舞嬌軀一顫,臉頰瞬間紅的如同蘋果一般。

    當即,一股淡淡的古龍水的味道瞬間竄進鼻腔,眨眼之間墨輕舞只覺得心跳從未有過的快,眼前一陣暈眩,只覺得腳下一軟,整個人都撲進了林北辰的懷里。

    就仿佛,要在這個男人寬厚,溫暖的懷抱中,融化了一樣。

    下一刻,就見林北辰眉頭微皺,詫異的低頭了墨輕舞一眼,一句話瞬間將墨輕舞的思緒打斷:“沒發燒啊,輕舞,你是不是失憶了?”

    

    http://www.slywjr.live/wodetudidushidalao/938455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slywjr.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近80期的江苏体彩七位数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