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我的徒弟,都是大佬 > 第188章 老祖俯首

第188章 老祖俯首

    這就是鎮魄鈴鐺?”

    葉天罡眉頭微皺,面露狐疑的了跪在地上的許秀峰,又了呈在紅布上的那枚青銅鈴鐺,臉色當即一冷,拽著許秀峰的領子怒斥道:“老東西,你這分明是在糊弄我們。這鈴鐺根本沒有半點靈氣,而且......這他媽還是個壞的。”

    說話間,葉天罡翻了下那枚鎮魄鈴鐺,當到鎮魄鈴鐺缺了一角,甚至無論怎么晃都沒有半點聲音的時候,葉天罡臉上的怒意更盛。

    這許秀峰分明就是在糊弄他們啊!

    “冤枉啊,葉武神。這真的是我們許家供奉了百年之久的鎮魄鈴鐺,我哪里敢欺瞞幾位啊。不過這鈴鐺早在我記事的時候起就已經供奉在了家族祠堂里,那時候這鎮魄鈴鐺就已經碎了一角。

    據傳聞說這鎮魄鈴鐺千年前那也是神器,只是不知為何變成了現在這樣,我曾經嘗試修復了數次最終卻無不以失敗而告終,最終也只好當做一份寄托,擺在祠堂內供奉起來。

    今日若不是林前輩點名要這鎮魄鈴鐺,我是絕對想不到這個物件兒,更別說那這種殘次品來糊弄幾位了。”

    生怕林北辰幾人不信,許秀峰急忙解釋道,額頭更是已經流出了細密的冷汗。

    雖然這鈴鐺怎么也都不像是能夠和這功法相對等的物件兒,更何況這鈴鐺甚至連殘次品都算不上,根本聽個響都做不到。任誰都會以為是在許秀峰這老東西在糊弄事兒。

    可這的確就是許家傳承百年的鎮魄鈴鐺啊!s11();

    一時間,許秀峰直覺的心里十分憋屈,有苦難言。

    這世道,怎么連說真話都沒人信了呢!

    眼見葉天罡向自己的目光越發惱怒,就連一旁的李不換此刻也湊了過來,許秀峰臉色當即一緊,急忙就想解釋。

    可還沒等他開口,突然就聽林北辰沖著葉天罡二人擺了擺手,淡笑道:“別激動,許老爺子說的沒錯,雖然這鈴鐺受外力已經損壞,自身已經喪失了靈氣,但這的確就是鎮魄鈴鐺。”

    說著,林北辰輕輕將紅布內那青銅鈴鐺拿起來,放在手中摸索著,片刻后笑著說道:“許老爺子,來百年間這鎮魄鈴鐺在您許家供奉的還算是那么回事兒嘛,享受了許家香火百年,倒也有幾分意思。有趣,有趣。”

    聽到這話,許秀峰頓時滿臉黑線,什么叫像是那么回事兒,這鎮魄鈴鐺可一直被他當做是祖宗一樣供著,香火可從未斷過。怎么到了林北辰口中,卻是這么不值一提。

    雖然有些不悅,不過這話許秀峰卻是不敢說出來,當即趕忙陪笑道:“還是林前輩眼光獨到,這鎮魄鈴鐺在我許家祠堂供奉了上百年,依然沾染了許多香火氣息,雖稱不上是神器,卻也有著幾分靈韻。就是這鈴鐺本身,卻是沒辦法恢復了。”

    說著,許秀峰的臉上也不由得露出一抹落寞。

    若是這鎮魄鈴鐺能夠修復,恢復千年前的雄風,他許家豈會落到現在這般田地。

    最終卻也只能是嘆一句,造化弄人啊!

    見林北辰將那鎮魄鈴鐺拿在手中盤玩,甚是喜愛的樣子,許秀峰臉色當即一喜,卻是低聲問道:“樣子,林前輩對著鈴鐺倒是深有研究啊,只是不知這破碎的鈴鐺,林前輩要來又有什么用呢?”

    話音剛落,林北辰笑著了許秀峰一眼:“秘密。”

    “這......”

    許秀峰臉色微僵,卻仍舊不死心的繼續問道:“那這鎮魄鈴鐺,林前輩又是從何而至在我許家的呢。這個秘密,我們許家可從來沒有透露出去過。”

    “也是秘密。”

    林北辰擺明了什么都不想告訴自己,許秀峰當即臉色一黑,心里隨時充滿疑問,最終卻還是沒有開口,手里緊攥著那本《凌云雙全手》,臉上已然滿是喜色。

    這一場讓他有些不懂的交易,

    當真是解了他許家的燃眉之急,只要依靠這本《凌云雙全手》再加上許家自古流傳的心法,相信不出五年光景,必然會再早就出一批抱丹境甚至是凝罡境的高手。

    倒是,什么狗屁三大家族,宋家和左家那些人只會被許家遠遠地甩在身后,到時候,吞并兩大家族,獨占玄金果樹,那還不是十拿九穩的事兒?!

    相比起來,幾顆玄金果又算得了什么?

    日后這杭城,終究還是他許家的天下!

    想著,許秀峰臉上的笑意越發張狂起來,蒼老如同樹皮一般的皮膚不住顫動著,的一旁的葉天罡等人眉頭微皺。

    這老小子,想什么呢,這么開心。

    “多謝林前輩今日出手相助,如師如父,來日我許家崛起,必當重謝!”說著,許秀峰緊握著那一本功法,恭敬的對林北辰作揖鞠躬。

    “老祖!”

    到這一幕,許顯塵驟然瞪大了眼睛,老祖今天這是怎么了,不僅對林北辰這小子如此恭敬,甚至還當眾給林北辰跪下。

    在他來,林北辰那可是小輩,老祖給小輩行如此重的禮節,林北辰如何的受得起啊!然而許秀峰卻仿佛根本沒意識到這一點一樣,眼下更是對林北辰這般話來,這哪兒是一家老祖所能做出來的事情啊!

    剛要開口,卻被許秀峰凜然瞪了一眼,怒斥道:“顯塵,不得無禮,還不給林前輩行禮!”s11();

    說著目光一等,許顯塵還沒等開口,心頭卻是猛地一顫。

    老祖這是,動怒了!

    為了林北辰這么一個小輩兒?

    然而雖是這么想,可老祖既然都已經發話了,許顯塵自然不敢多說什么,當即饒是萬般不愿卻也恭敬的對林北辰行了個禮。

    “許顯塵,謝過林......林前輩了。”

    點點頭,林北辰沒有回話,而是隨手將鎮魄鈴鐺揣在懷里,帶著葉天罡二人,繞過許家二人,徑直朝著門外走去。

    “對了。”

    然而還沒等走出幾步,林北辰卻是突然停了下來,仿佛想到了什么一樣,轉頭對著許秀峰再次說道:“雪靈芝三錢,血玉寶芝三錢,龍膽草七錢,歸元草三錢,還有玄竹一截,混合珍珠磨成粉,三碗水煎成一碗,每天服用。不用一周,你那受損嚴重的經脈便可恢復。”

    丟下這話,林北辰在沒許秀峰一眼,帶著葉天罡二人轉身離去。

    而這一刻,許秀峰腦中卻是一陣嗡鳴,目光呆滯的著林北辰的背影,如同石化了一般。甚至就連李不換此刻都一臉震驚的向林北辰,心中驚駭萬分。

    師父這是,幫著許秀峰調理身體?

    這是多大的顏面啊!

    然而見林北辰臉色淡然,顯然并沒有將這當一回事兒,李不換當即目光灼灼的了林北辰一眼,跟在林北辰身后,緩步離開了許家宅邸。

    而在他們背后,許秀峰卻仍舊如同石像一般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半晌過后,許秀峰整個人猛地一顫,這才回過神來。可宅邸之內卻早已沒有了林北辰等人的身影。

    “人呢,人呢!”

    剎那間,許秀峰便如同著魔一般,激動無比的瞪大了眼睛對著許顯塵大喊大叫,神情激動無比。

    “老祖,他們已經走了。”

    一臉懵逼的許顯塵指著門外對許秀峰說道。

    下一刻,只聽撲通一聲,許秀峰二話不說直接跪在地上,扯著嗓子對著林北辰等人消失的方向激動的喊道:“林前輩的大恩大德,許秀峰沒齒難忘,日后我許家定為前輩馬首是瞻,絕不背叛!”

    說罷,也不顧許顯塵在場,許秀峰這一家老祖竟是不顧形象的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用力之大就連頭上都有些紅腫。

    

    http://www.slywjr.live/wodetudidushidalao/920801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slywjr.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近80期的江苏体彩七位数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