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我的徒弟,都是大佬 > 第185章 壯士斷腕

第185章 壯士斷腕

    沒有,沒有,哪里的話。”許秀峰干笑道,剛想解釋,可林北辰卻根本不給他任何說話的機會,緊接著又自顧自的說道。

    然而接下來林北辰口中脫口而出的話,是讓許秀峰心頭不由得一沉。

    “為了追殺我,你們當真是煞費苦心啊。既然都想要這幾顆玄金果,那好,我林北辰今天就大大方方將這玄金果擺在明面上,想要的呢,現在就拿走,權當是我林某人的禮品。若是不想要,大可放在那里。

    許老爺子,這五顆玄金果是去是留,全在你一念之間啊。”

    說話間,林北辰眉頭一挑,意味深長的想許秀峰,嘴角帶著一抹淡淡的笑意。

    “這......”

    本以為林北辰此次來絕對有所圖謀,卻沒想到這人膽子如此之大,只身帶著玄晶果來他許家。現在竟然還說出這樣一番話來,顯然是不將他這杭城許家放在眼里啊。

    只不過心里不滿歸不滿,許秀峰的臉上可是絲毫不敢表露出來。

    沒辦法,早在李不換將玄金果放在桌上的時候,他便感覺到了葉天罡和李不換這二人周身迸發而出的壓迫力,搭在桌上的手掌早已握緊,神色凝重更是緊盯著自己。

    只要自己敢說一個不字,怕是這兩個華夏數一數二的武神,醫神便要拆了他這偌大的許家了吧!s11();

    不過這還并不是讓許秀峰感到意外的,最讓他感到意外的卻是那個坐在一旁,面帶笑意,一副事不關己般的林北辰。

    這小子渾身上下可是絲毫沒感覺到半點真氣,就仿佛一個普通人一樣,但越是這樣,就越是讓許秀峰感到不安。

    要知道,昨天一晚上,死在這林北辰手里的人那可是不計其數,每一位最弱的那可都是化勁強者。

    就連十幾人襲殺林北辰,被此人一拳破之,甚至輕描淡寫的扭斷了景雍的脖子的事,許秀峰也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能夠將半步踏入了凝罡境的景雍輕易殺死的年輕人,實力之恐怖,不得不讓許秀峰緊張起來。

    眼下雖然上去林北辰仿佛普通人一樣坐在那里,對他構不成半點威脅。更是直接將玄金果擺在明面上,上去像是怕了那些追兵,向許家妥協,準備將玄金果雙手奉上。

    但是許秀峰心里確是明鏡一般,這分明是林北辰在試探他,試探他整個許家的意圖。

    不能輕舉妄動,不然,不只是他,就連整個許家都難免陷入無妄之災!

    “這......”

    許秀峰下意識的咽了口唾沫,疑惑的向林北辰,干笑道:“林先生,您這是什么意思?”

    “都是聰明人,咱也就不用拐彎抹角得了。”搖了搖頭,林北辰意味深長的想許秀峰,嘿嘿一笑,露出滿嘴潔白的牙齒:

    “這玄金果眼下就擺在你的面前,要或不要全憑你一念之間,林某,這可是誠意滿滿啊。”

    誠意滿滿?

    聽到這話,許秀峰頓時心中暗罵。

    這算是哪門子的誠意,根本就是赤裸裸的威脅和逼迫。

    這玄金果,就算借給他幾個膽子,他也不敢要啊。

    這分明就是燙手的山芋啊!

    若是他真的鼠目寸光,將這五顆玄金果搶了,許秀峰可是明了,就算這林北辰不跟他翻臉,可他既然能來他許家,就必然也會去其他兩大家族,在他這里所說的話,在其他兩大家族也必然說了一遍。

    可到頭來,自己許家卻是將這五顆玄金果占為己有,那可瞬間便成為兩大家族的攻擊的對象,而這玄金果,充其量也只是借口而已。

    這林北辰,顯然是算計到了這一點,這才敢有恃無恐的將玄金果放在他的面前。

    然而許秀峰并不知道的事,林北辰這么做,根本不是想要用三大家族相互制衡。

    他根本不屑于用這樣的手

    段。

    他這么做,完全就是想要以一己之力給這三大家族施壓,不是想要玄金果嗎,好啊,我就放在你面前。

    可你敢要嗎?

    話都已經給你們帶到了,若是這個時候還想要覬覦這五顆玄金果,只要這三大家族伸手去碰那玄金果的一剎那,便要為此舉動付出慘痛的代價。

    什么三大家族,不過爾爾。

    想要從他林北辰嘴里奪食,那就要承受相應的結果。

    大不了,將這什么狗屁三大家族,連根拔起便是了!

    “怎么,許老頭,這玄金果,你不要?”

    當即,林北辰眉頭一挑,語氣也再無剛才那般謙虛,僅僅一個眼神,頓時讓許秀峰臉色微變,倍感壓力。

    “這......林先生說笑了。這玄金果是您得到的,老夫何德何能敢去覬覦啊。我,還是趕快關上匣子吧,以免喪失了藥力。”

    “你真不要?”林北辰眉頭一挑,再次笑道。s11();

    “不要!”許秀峰斬釘截鐵的說道,額頭更是已經浸出了細密的冷汗。

    “要知道,這玄金果可是你們三大家族一同管的神物啊,昨日在白蛇塔內因為這幾顆玄金果,那可是死了不少人了。就連你許家二祖許秀戀也在這場戰斗中隕落。這都不要,難免會讓許家二祖寒心了呀。”說著,林北辰更是意味深長的了眼腳下的地面,臉上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來:

    “這許家二祖酒泉之下,那可是會死不瞑目的啊。”

    剎那間,許秀峰臉色微變,眼中多少帶著幾分怒意,這許家二祖許秀巒分明是死于你林北辰之手,眼下卻當做是沒事人一樣,臉上這一副痛心的表情又是幾個意思。

    可心里雖是這么想,許秀峰卻是不敢表露出來,下意識的逝去鬢角的冷汗,臉上掛著及其虛偽的笑容,干笑道:“林先生,老二秀巒的死讓您費心了。不過林先生倒也不必擔心,我許家上上下下千口人,為了玄金果而死幾個人,不自掛齒。何況,許秀巒也只是旁系家族之人,算不上什么。”

    “哦?”聽到這這話,林北辰當即笑了,這許秀峰為了穩住自己還真是什么話都敢說啊。現在更是急于和許秀巒撇情關系,甚至不惜將一切推到旁系家族的身上。

    明哲保身,壯士斷腕。

    “呵呵,你還真是個老狐貍啊。”意味深長的了許秀峰一眼,林北辰頓時冷笑起來。

    “林先生,過獎了。識時務者為俊杰,況且我這背后可還有一大家子人要養呢。”許秀峰倒也不生氣,憨厚的笑了笑,只是那笑容在林北辰眼中去,卻是那樣的虛偽。

    這許秀峰不愧是杭城許家老祖,就這份城府都不是一般人所能夠做到的。

    能忍,且忍!

    跟這樣的人無論是做朋友還是做敵人,都要萬分小心。

    這老頭就像是一條毒舌,不知道在那個時候趁你不注意便會狠狠咬你一口,甚至會趁你病,要你命!

    不過這種人,林北辰卻是并不是那么討厭。

    真小人,往往比偽君子好交流的多。

    “那這么說,這幾顆玄金果,你們許家是真的不打算要了?”林北辰眉頭一挑,輕聲問道。

    “林先生真會開玩笑。”許秀峰嘿嘿一笑,眼中驟然透出一抹狡詐的笑意:

    “老夫也不怕先生笑話,只要許家還握有這玄金果樹,區區幾顆玄金果,又算得了什么?”

    此話一出,林北辰當即眉頭一挑,不由得多了這老狐貍幾眼。

    沒出來,這老家伙的還真是長遠,他的目標可不是這區區幾顆玄金果,而是瞅準了能夠帶來更大利益的玄金果樹。

    這是連其他兩大家族,都被算計進去了呀!

    “呵呵,老狐貍。”

    當即,林北辰眉頭一挑,冷笑起來。

    

    http://www.slywjr.live/wodetudidushidalao/917475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slywjr.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近80期的江苏体彩七位数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