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我的徒弟,都是大佬 > 第139章 打成什么樣了?

第139章 打成什么樣了?

    新鄉祠堂里面,周滿倉鐵青著臉著地上的兩人,一個口歪眼斜,渾身散發著一股屎尿的惡臭。

    另一個則是四肢都被砸斷了,癱軟在擔架上。

    這兩人正是周東強和周小發,族長周滿倉厲聲喝道:“說,是哪個外鄉人對你們下次毒手的!”

    周東強支支吾吾地說道:“是個嘴邊有顆痣的大高個子,還有一個什么螞蚱金服的員工,兩人把發哥打成了白癡......啊!”

    周滿倉現在聽到白癡這兩個字,就沒由頭地火大,他一腳踩在了周東強的傷口上,猛地將其踩暈了過去。

    周東強只不過是家族里面的一個旁支末裔罷了,他真正在乎的是自己的獨生子周小發。

    原本他是打算下半年送周小發去美利堅讀大學的,回家好繼承自己的家業。

    不曾想今天在新鄉祠堂里面,就在祖宗的面前遭此毒手。

    更為可恨的是,祠堂里面供奉的祖宗牌位,都被打掉落到了地上,這簡直是對祖宗的侮辱!

    “族長!”跟在周滿倉背后的駝背老者,重重地咳嗽了一聲道:“這外鄉人毀了我們祖宗牌位,一定要報復回來,不然祖宗在天之靈難安啊!”s11();

    這不是廢話么!這種事還要你個老駝子來教我。

    駝背老者緊接著出主意道:“咱們新鄉后山里面,最近來了個武道高手,我修為很是可怕,不如請他出手......”

    周滿倉聽駝背老者今天早晨才說過,說是這位武道高手一揮手之下,半個山頭的楠竹都齊刷刷倒在了地上。

    而且偷窺他練功的時候,能到電閃雷鳴。

    這個駝背老者以前和一些武道高手修行過,曾經進入過暗勁。

    后來因為江湖紛爭的事,自己被打斷了脊背,傷好了卻再也沒有以前的修為。

    因此他說話周滿倉還是有點信的!

    “哦?那你就去代表我,請那位高手出山吧!”周滿倉捏緊了拳頭道:“就算是花上一千萬,我也要那個外鄉人償命!”

    駝背老者聽話地退了出去。

    ......

    車上的梁亞雨著窗外的風景,喝了小半瓶礦泉水之后,才恢復了精神。

    她著林北辰的側臉,整理了下思路后道:“那個......今天真是謝謝你了!”

    想起今天在祠堂被挾持的遭遇,梁亞雨還有些驚魂未定。

    林北辰毫不在意地揮了揮手,周小發這種人算得了什么,如果不是自己想要將其變成白癡,早就一指頭戳死了他!

    梁亞雨見林北辰沒有多說話,還以為他是對自己之前魯莽相信別人的行徑生氣了。

    于是嘗試著岔開話題道:“你的身手這么厲害,是不是我舅舅拳館里面的第一高手啊?”

    第一高手?

    林北辰淡然一笑,若是許留山知道了這句話,怕是嚇得要將拳館的位置都讓給林北辰來做。

    通背拳雖說也是華夏傳統武術的拳種之一,但和林北辰之前交手過的那個半山小區里面的八極拳高手一樣,都不能算得上至高至深的武道秘籍。

    可能武者修煉到了化勁就難以為繼了!

    不過這也和靈氣枯竭的境界有關,林北辰對于那些百年前的武道宗師還是挺佩服的。

    他們在華夏這個國家遭遇危難之際表現出來的民族氣節,讓林北辰相信,這些人若是擁有充足的靈氣,定然有希望達到金丹大道!

    “許館主的修為不錯,是挺厲害的!”

    林北辰回避了這個問題,勉為其難地夸了一句許留山。

    “哇!我舅舅還只是厲害?”梁亞雨長大了嘴巴道:“我見過他在一項國際級的拳王賽事上,將那些壯得像頭牛的大力士,打得落荒而逃!”

    “這個很簡單吧!”正好遇到了一個六十多秒的紅燈,林北辰索

    性向梁亞雨解釋道:“你別那些大力士強壯,但是你舅舅的力道能穿透他們的肌肉。”

    “就好比你隔著一堵墻打人,若是你的力道能穿透墻壁,那同樣也能將人打疼!”

    “我知道我知道!”梁亞雨嘿嘿一笑道:“這是不是就是所謂的隔山打牛?”

    林北辰點了點頭,可副駕駛位置上的梁亞雨又拋出一個問題道:“那你會不會隔山打牛?”

    “隔山?”林北辰嘴角微微翹起道:“我能將山給打碎!”

    說完他一踩油門,將梁亞雨送往了螞蚱金服安排的維也納酒店。

    ......

    許家的總部,才將一上午的事務都處理完的許平秋,這大中午的沒來得及休息,就被家族大長老給叫喚了過來。

    在杭城許家,雖然許平秋是家主,是明面上的首腦,但他也只能在生意上一言九鼎。

    至于武道方面,就只能聽從大長老許顯塵的了!

    許平秋一見到灰頭土臉的大長老,心中先是吃了一驚。s11();

    但輩分擺在那里,他不方便直接開口詢問,同時他也隱約猜到了,這和昨晚的失利有關。

    “平秋啊!我得告訴你一個不好的消息,林北辰來到杭城了!”

    “林北辰來了?”許平秋的腦袋里面還被上午的三個會議內容塞得滿滿的,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他來干什么!”

    許顯塵頗為不滿地橫了他一眼道,“老夫要是知道他來干什么,還用同你說!”

    “這......”許平秋揉了揉自己的臉,清醒了一番道:“他不是在金陵城弄得滿城風雨么?來我們杭城是想干什么?”

    言下之意,他知道林北辰在金陵城的攤子沒有收拾干凈,這時候又來金陵城,是不管自己老巢的基業了么?

    “總之你要小心一點,昨夜在西子湖湖心島上,我吃了大虧!”

    許平秋身為許家家主,對于這位大長老所做的事很是清楚。

    這次湖心島的行動,許家可以獲得一株五百年火候的攝靈蓮,煉制成丹藥之后,足以讓家族里面增加一到兩位化勁高手!

    但后來聽說行動失敗了,具體原因他正準備聽著許顯塵匯報。

    緊接著,許顯塵簡單說了下景雍和林北辰交手的經過。

    許平秋吃了一驚到:“左元偉都死了?怪不得今天左家的很多重大活動都停辦了,原來如此!”

    “可那林北辰有這般厲害?”

    “這個你就不用懷疑了!”許顯塵大手一揮,果斷說道:“現在要發動家族中所有的情報力量,一定要查出林北辰的存在和他的動向,不能再讓他埋伏在暗地里了!”

    許平秋點了點頭道:“大長老您放心,就算是挖地三尺,也將這家伙給找出來!”

    ......

    許平秋至少有一點沒有說錯,林北辰此刻確實是在地下,如果他挖地三尺,沒準還真能在這家雪尼軒酒窖里面找到林北辰。

    只不過林北辰并不是來雪尼軒酒窖做客的,按照他現在保鏢的身份,也不適合來這種人均上萬的地方吃飯。

    他坐在酒窖大門外的椅子上,閉目養神。

    來這里是因為梁亞雨要匯報工作,她要將上午在新鄉失敗并且被騷擾的事情,匯報給自己的主管。

    正好主管在和螞蚱金服的副總一起吃飯,就將匯報安排在了這等奢華之處。

    “行了!梁亞雨,你別匯報那些有的沒的。”長得肥頭大耳的主管皺著眉頭聽完了匯報,然后偷偷一眼正在品酒的李總,他一拍桌子喝道:“騷擾那是個事么?對于客戶和合同而言,那不是個事!”

    “你要明白,這次讓你去調研新鄉,你一個客戶沒有開發,反而還打人了......”

    主管突然提高了聲調問道:“對了,你們把別人打成什么樣了?”

    梁亞雨低著頭小聲回答了兩個字:“白癡。”

    

    http://www.slywjr.live/wodetudidushidalao/878528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slywjr.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近80期的江苏体彩七位数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