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我的徒弟,都是大佬 > 第130章 只是徒有虛名

第130章 只是徒有虛名

    敢罵老娘?明明是你有錯在先!誰讓你的大肚子頂了我一下!”這火辣妹子還真是暴躁,當場瞪了一眼回去喝道:“你什么,滾!”

    這中年人著火辣妹子的低胸裝,舔了舔嘴唇,眼中不經意流露出一絲下流的意思。

    火辣妹子當即出來了中年人腦袋里面的齷齪思想。

    她哼了一聲,扭頭便走。

    中年人抓了抓自己快要禿頂了的頭發,突然一伸手,將辣妹的肩膀抓住,嘿嘿一笑道:“小妹妹,我的腳燙傷了,你得陪我醫藥費!”

    因為此刻快要進站了,不少急著下車的旅客都站起來收拾行李,準備下車了。

    一時間將中年人和辣妹都堵在了一起。

    中年人顯然就是中了這一點,他盡管手被辣妹從肩膀上拍落,但他還是不依不饒地喊道:“別想就這么算了,最少十萬塊醫藥費!”

    “或者......”中年人猥瑣地笑了笑道:“待會跟哥哥我去迪廳蹦個迪,好不好......”

    辣妹一臉的憤慨,但她也很無可奈何,自己知道要來杭城實習的時候,舅舅還讓他從自家武館挑個保鏢帶過來。s11();

    她擔心這保鏢監視自己,讓她沒法自由生活,因此就一口回絕了。

    現在來,外面的世界果然很險惡,舅舅說的很對!

    林北辰著這出鬧劇,他原本不打算插手的。

    但到這辣妹略微有些熟悉的臉龐,他突然想起來了一件事,有關自己身份的......

    他的身份是需要這辣妹來掩護的。

    既然如此,自己就不能放手不管了!

    林北辰快步走上前去,一腳跺在了中年猥瑣男子的腳上,厲聲喝道:“不是腳被燙傷了么?那你應該沒有知覺了吧?”

    林北辰這一腳下去,那才叫真的沒有了知覺。

    中年男子分明能聽到自己腳上傳來的咔嚓一聲響,在一陣酸麻后,疼痛像是潮水般將全身上下席卷了個遍!

    “我擦......”

    中年人疼得半蹲了下來,他口中還在罵罵咧咧地攻擊著。

    辣妹面色一喜,她也伸出腳來,準備來個痛打落水狗。

    林北辰卻拉住了她勸道,“快下車了,沒必要計較,別擋著別人的路!”

    辣妹一聽到杭城快到的播報聲,立刻想起了自己也要下車,于是趕緊去收拾行李了。

    可當她從行李架上拿下自己的背包的時候,卻扭頭發現剛剛出手救了自己的林北辰就站在自己身后。

    “干嘛?”辣妹狐疑地問道:“你跟著我做什么?”

    果然和許留山給他的情報一模一樣,這辣妹只是個在金陵城讀了四年大學的應屆畢業生罷了,涉世未深!

    “你就是許館主的外甥女?”

    林北辰低低地問道,然后將一封早就準備好了的介紹信遞給她道:“這是許館主親筆的介紹信!”

    許留山在得到了林北辰的允諾后,不待林北辰離開豐遠樓,就將介紹信和一些必要的情報交給了他。

    在這封介紹信里面,林北辰的身份是他配給自家去杭城實習的外甥女梁亞雨的保鏢。

    這保鏢身形和林北辰有七八分的相似,所差的就是相貌上的一些不同,特別是這保鏢右邊臉頰的一顆黑色大痣,難以用化妝技術解決。

    許留山干脆從黑市上,花費重金做了一個九分相似的人皮面具,交給了林北辰。

    這一切都在短短的一個小時內完成,可見許留山內心對玄金果的火熱。

    梁亞雨著這個臉上有顆大痣,上去五大三粗的男子,微微點了點頭。

    聽聽聽&n

    bsp;介紹信上確實是自己舅舅的字體,那么這個男子就是舅舅制定的保鏢咯?

    梁亞雨還是有些不放心,她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口中還嘀咕道:“我得找舅舅確認下,你等我哈......”

    ......

    “來來來,宋老哥,咱們來喝一杯!”

    “哎呀,左老弟,這么客氣干嘛,好好好,陪你走一個!”

    杭城曙光大酒店,一群穿著很休閑的人,占據了最頂層的包間。

    這是杭城的三大家族,左家、宋家以及許家,又一次的商業聚會。

    “許老弟,最近聽說你又談了一個大項目,賺了恐怕有將近十位數吧!”

    左家的家主左億,剛剛和宋家的家主宋山輝喝完了一杯之后,又向身邊的另一位——許家、許平秋!

    “左大哥說笑了,我只是小打小鬧,不登大雅之堂,比起你和宋哥,實在是差的太遠了。”許平秋也是拿起了身前的酒杯,低于左億的杯口,和他碰了一下。

    剛放下酒杯的宋山輝,聽到許平秋的話后,也是撫掌大笑起來,“哈哈哈,左老弟呀,你我沒說錯吧,平秋這家伙雖然比你我年輕不少,但是說到這悶聲發大財,咱們兩個可完全輸給他咯!”s11();

    “宋大哥也取笑我。”許平秋也是笑著無奈的搖搖頭,眼前的這兩位,可都是他的前輩,自己可不敢在他們面前造次。

    “要我說呀,現在講究的就是共贏!”左億今晚可能酒喝的比較多了,此時包間里就見他一個人站了起來,東倒西歪的,“所以左老弟,你最近有沒有什么好的消息,也和宋老哥還有我一起分享分享,大家有錢一起賺才對嘛!”

    “左大哥慢點。”著左億身形不穩,許平秋也是站起身將其扶到位子上,接著沉思了一會,才慢慢開口道:“我這里還真有一個消息!”

    聽到許平秋這神神秘秘的樣子,本已經坐下的左億,再次“騰”的一下,又站了起來,“快說快說,不要婆婆媽媽的賣關子了,急死我和宋老哥了!”

    “好了,左老弟,你就坐下來,聽平秋說吧。”宋山輝此刻也是來了精神,示意左億不要打斷。

    許平秋笑著了一眼宋山輝,然后緩緩開口道:“不知道兩位大哥有沒有聽過金陵林北辰的名字?”

    “林北辰?”宋山輝微微皺起了眉頭,在腦海里快速思索起相關的信息。

    “我知道!不就是最近在金陵和蒲家鬧翻的家伙嗎?哎呀,這個人只是徒有虛名,沒什么好提的,他有本事來杭城,我讓他這輩子都走不出去!”左億大手一揮,似乎很是不滿這個消息。

    “左大哥你別急,林北辰這個家伙可不是表面上那么簡單,據我得到的消息,蒲家的前任家主,就是死在他的手上!”許平秋冷不丁的丟出一個重磅炸彈。

    “什么!蒲家的前任家主是死在他手上?”宋山輝此刻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消息。

    “宋老哥,許老弟,你們不要這么驚訝,區區一個蒲家的家主算什么,何況還是前任的。”左億又拿起杯子,一個人仰頭一飲而盡,又接著說道:“說不定這個家主只是意外身亡,林北辰不知道通過了什么手段,在外面放出消息說是自己弄死的,只不過是對自己的一個包裝罷了。”

    “左大哥,這個林北辰據說要來杭城了,咱們要不要盡一下地主之誼,主動會一會他?”許平秋謹慎的問道。

    “有什么好會的,我剛剛不是說過了嗎?只要他敢來,我就讓他走不出去,許老弟,你就瞧好了吧!”左億此時倒是有些意氣風發的味道,好似那要上戰場打仗的將軍一般!

    “哈哈哈,左老弟既然這么說了,那我宋家也出一份力,讓這林北辰走不出杭城!”宋山輝也拍了一下桌子,朗聲說道。

    許平秋雖然心里有些不安,但是天塌了有個高的頂著,他也不用擔心過多,只要跟著左家和宋家后面走就是咯。

    想明白了這點,三人再一次推杯換盞起來。

    

    http://www.slywjr.live/wodetudidushidalao/875114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slywjr.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近80期的江苏体彩七位数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