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我的徒弟,都是大佬 > 第005章 我兒,不是廢物!

第005章 我兒,不是廢物!

    “蕭夫人,您看要不要給這個小子一個教訓……”

    那中年醫生姓王,醫術不高,但察言觀色的本事卻是不弱,他見貴婦滿臉怒容,當即向前請示道。

    聞言,貴婦冷著臉,寒聲開口。

    “我記得你剛才說過,這小子的父親在這里住院,甚至連醫藥費都交不起吧?還真是可憐啊!”

    “不過,辦醫院可不是做慈善,尤其是,這小子還是個騙子,正所謂有其父必有其子,兒子是騙子,他老子想必也好不到哪去。”

    “這樣的人,你覺得有資格占用廣大人民群眾,寶貴的醫療資源嗎?”

    王姓醫生一點就透,恭恭敬敬道。“夫人高見,我這就通知護士趕人。”

    兩人說話的工夫,那蕭少,也就是渾身抽搐的青年,已然是被保鏢給抬到了重癥監護室。

    此時,醫院的院長等高層,也全都是聞訊趕來。

    幾名享受津貼的專家教授,更是早已嚴陣以待。

    而蕭少剛被抬進重癥監護室,嘩啦一下,人群就圍了上來。

    各種精密的儀器,不斷的往他身上使用。

    “病人心跳異常。”

    “體溫異常。”

    “白細胞正在不斷擴散。”

    “……”

    很快,一項項數據,便是檢測而出。

    而幾名專家教授臉上的表情,也是變得越發的凝重,到后來,擁擠的病房,更是徹底沒有了人聲。

    “有沒有人能告訴我,我兒子得的到底是什么病?”

    見狀,那貴婦心生不妙,忙冷著臉問道。

    一名年紀稍長的專家聞言,有所遲疑,不確定道。

    “按照檢查結果來看,蕭少應該是中了風,外加感冒發燒引發了一系列綜合征,才會變成這樣。”

    “不對。”另一名專家聞言,搖頭否決道。

    “我覺得蕭少應該是中了某種罕見的劇毒,如今毒入五臟,才會如此。”

    “老劉的觀點我認同,蕭少這情況,明顯有著中毒的跡象。”

    “我倒是偏向中風這一診斷……”

    隨著貴婦的一聲質問,原本安靜的病房,忽然就喧嘩了起來。

    幾名專家教授,爭執不休,各有各的觀點,鬧成一團,簡直就像是菜市場般。

    “都給我閉嘴!”

    貴婦臉色十分難看,只聽她破口大罵道。

    “真是一群廢物,連是個什么病都診斷不出,我蕭家每年在你們身上,起碼要花費上千萬,怎么就養了你們這群酒囊飯袋?”

    面對貴婦的怒火,眾人一個個都是噤若寒蟬,一時間竟連話都不敢再說。

    而貴婦猶不解氣,尖叫連連。

    “我兒子要是有什么三長兩短,你們這些飯桶,一個都別想好過。”

    “蘭芝,怎么回事?”

    就在這時,一個氣度不凡的中年男子,走進了病房。

    此人儀表堂堂,面容威嚴,正是蕭家的二爺蕭天豹。

    他口中的蘭芝,全名孫蘭芝,赫然便是那貴婦。

    “天豹,你終于來了。”

    孫蘭芝見他走進病房,當即就哭哭啼啼的迎了上去。

    “咱們的寶貝兒子好可憐,家里養的這些廢物,到現在都無法給他確診,你說他會不會有事啊……”

    她那泫然欲泣的模樣,簡直與之前的潑辣形若兩人。

    蕭天豹拍了拍她的后背,柔聲寬慰道。

    “你放心,炎兒他不會有事的,在來之前,我已經給馮老打了電話,他答應了我,會盡快趕來。”

    “你說的是馮遠山馮老嗎?”孫蘭芝問道。

    蕭天豹點了點頭。“正是他老人家,馮老這兩天正好在東都市考察,我也是好說歹說,才請動了他老人家。”

    孫蘭芝聽到這話,就仿佛心里有一塊大石頭終于落下,一時間臉色都好看了不少,她甚至興奮的說道。

    “太好了,既然是馮老答應出手,炎兒他肯定有救了。”

    蕭天豹笑了笑。“現在你應該放心了?”

    兩人的對話,并不是私下進行,故而,在場所有人幾乎都聽得清清楚楚。

    現場很快就響起一陣喧嘩。

    “天啊,馮老要來我們醫院?我不是在做夢吧。”

    “傳言,馮老可是那位李醫神的記名弟子啊!平日里他老人家,常年高居在省府金陵,想不到如今我們竟然有幸見到。”

    “若是能見到馮老的師父李醫神就好了。”

    “嗤,你別做夢了,李醫神那是何人?中醫界真正的泰山北斗,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存在,平常你能在電視里見他一面,就已經是要燒高香……”

    重癥監護室發生的事情,林北辰自然是無從得知。

    他從醫院離開之后,便在思考著,替人治病的攤子要怎么擺,擺在哪。

    畢竟,以他的醫術,只要不撞見類似于父親那種,天人五衰一類的病癥,幾乎都能輕而易舉的治療。

    因為在想這些事情,林北辰行進的速度并不算快。

    也正因此,還沒等他走到公交站臺,他的手機便響了起來。

    林北辰拿出來一看,發現是醫院那邊,護工打來的電話,這讓他心神一緊。

    他知道,要是沒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護工阿姨輕易絕對不會給自己打電話。

    想到這,林北辰趕忙按下了接聽按鈕。

    果然,電話一接通,護工阿姨焦急的聲音便傳了過來。

    “林老板,你快來醫院看看吧,護士說因為你交不起醫療費,要把你爸爸給趕出去……”

    林北辰心一顫,收起手機,拔腿就往回跑。

    不久前通過交談,他已經是明顯的感覺到,父親的心態變得有些不正常,有些死氣沉沉的味道。

    而如今,醫院方面竟做出這樣的事!

    林北辰簡直不敢去想,向來個性堅毅的父親,受到這樣的刺激,會干出怎樣的傻事來……

    ……

    此時此刻,林父所在的病房中,氣氛確實是十分的凝重。

    只見之前的那名護士去而復返,再次來到了林父的病床前,而這次與她同行的,還有一名醫院的保安。

    而此刻這護士正叉著腰,居高臨下的俯視著林父。

    “老頭,別怪我沒有人情味,怪就怪你兒子不長眼,竟然得罪了得罪不起的人。”

    “說起來,本來我也想給他一個機會,讓他去湊錢的,沒想到上面直接就下達了命令,讓你滾蛋,領導命令難違,我也是沒辦法。”

    “我勸你還是識相點,自己收拾東西走吧,這樣也落得個體面,真要讓保安動了手,你這老胳膊老腿的,可經不起幾下折騰。”

    “你說呢?”

    這護士姓李,叫李菲菲,長的倒也有幾分姿色,只是為人卻是出了名的嫌貧愛富,尖酸刻薄。

    她見自己說了這么多,林父始終是無動于衷,耐心已然是消磨殆盡。

    但她并未因此就發怒,而是裝出一副苦口婆心的樣子,繼續說道。

    “我知道你為什么不說話,無非是自尊心在作祟,覺得受到了羞辱罷了。”

    “可你也不想想,如果不是你兒子有眼無珠,連累了你,你又豈會老來臨死,也得不到安生呢?”

    “所以話說回來,這一切,也只能怪你兒子林北辰,怪他沒本事,怪他自己作死還要拖累你,怪他是個廢物。”

    原本,任由李菲菲如何挖苦,林父也始終都能保持沉默。

    可此時,當他驟然聽到,李菲菲罵林北辰是廢物,他卻再也忍受不了。

    本來,林父的身體,早已是如風燭殘年的老人,連稍微動一動,都是要耗掉許多的精力。

    但這一刻,他卻好似又回到了壯年,那年輕氣盛的歲月。

    李菲菲就見到,林父猛然抬頭,猩紅著雙眼,如一頭惡狼般向著自己看來。

    頓時,她被嚇了一跳,慌忙問道。“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

    回答她的,是一聲低沉的咆哮。

    “我兒,不是廢物!”

    http://www.slywjr.live/wodetudidushidalao/581641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slywjr.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近80期的江苏体彩七位数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