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我的徒弟,都是大佬 > 第456章 來多少我殺多少!

第456章 來多少我殺多少!

    此刻,蕭云實在是恐懼了,他發現對方不是在說笑,而是真的在問他要一千萬塊靈石。

    剛才發生的事情,歷歷在目。

    葉天罡果斷出手,瞬間斬殺他的四名封煞境護衛,這份實力絕對在武界武神榜之上!

    “很好,現在讓的人回去報信,路上不要再來打擾我的清凈。”

    林北辰滿意的點點頭。

    當即,葉天罡和李不換便是押著蕭云,出現在飛天客舟的客舟之中。

    此刻,飛天客舟的客艙內,十幾個蒙面匪寇,正無比兇悍的威逼下面的客人,交出身上的靈石和值錢的寶物。

    地上,幾具尸體的血淌滿了地板,這幾人都是剛才反抗大寇的,直接被斬了。

    “九少主,我們已經處理完畢了,這次收獲還不錯,不少都是去參加武道盛會的人。”

    “實在搞不懂這幫家伙這點實力,也敢去參加武道盛會?”下面一名看似是頭領的寇首,有些嗤笑的說道。

    他們分工熟練,看樣子收獲不少,那些客艙中的客人和船老大,都是露出恐懼之色。

    “對了少主,在套房收獲怎么樣,應該是一條大魚吧?”有人嘿嘿一笑。

    蕭云的臉色無比難看,冷冷道:“把東西都給我放下,現在趕快回去,就跟我爺爺說準備一千萬塊靈石,如果他還想要他這個孫子的話。”

    此話一出,正在客艙中干活的幾名匪寇猛然抬起頭看,這才注意到蕭云旁邊的葉天罡和李不換。

    “們兩人是誰,把我們九少主怎么樣了?!”

    他們顯然搞不懂發生了什么,因為實在想不到,居然有人敢綁架大寇的孫子?

    “們的九少主已經被我們綁了,想要他活命的話,讓他爺爺準備一千萬塊靈石,少了一塊,我就在他的身上割一塊肉下來。”

    葉天罡冷冷說道。

    他看著客艙地板上的一些尸體,當即皺起了眉頭,這些大寇簡直是毫無人性。

    “奶奶的,吃了熊心豹子膽嗎?知道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綁架了大寇的孫子,以為自己還能活著離開北漠嗎?”

    一個寇首臉色陰冷的說道。

    “唉,讓去報信就去,何必送死呢?”

    李不換嘆了口氣。

    “唰!”

    葉天罡的手中,戰劍一閃而逝。

    下一刻,這名開口的匪首的脖頸,突然出現一道紅線,腦袋徑直從肩膀上滑落,猩紅的鮮血噴出一丈高。

    “快去啊,讓那個老東西趕快湊夠靈石,不要再廢話了!”蕭云臉色慘白,幾乎是暴吼地道。

    他身邊四個侍衛,都是封煞境中的佼佼者,這都被人殺了,反抗都做不到。

    何況,這客艙中的幾個凝罡境的垃圾?

    看著他們在這里叫囂,蕭云都想撞墻了。

    “是!九少主我們這就去稟報!”

    一個精瘦的匪寇連忙將搶來的東西扔下,帶著人從飛天客舟上一躍而下,霎時間整個客艙中,滿是道謝之聲。

    “多謝義士救命之恩啊!”

    “今日若不是遇到兩位仙師,我等的性命堪憂!”

    “是啊,這些大寇簡直是殺人不眨眼的惡魔,一個個都該死!”

    客艙中的客人不少都雙膝跪地,十分感激。

    “行了,我師父就在套房,們若是想謝就謝他吧,我們兩個可不敢貪功啊!”

    李不換大手一揮,當即便是帶著蕭云,重新回到了套房。

    客艙中的人劫后余生,大多都是露出狂喜之色,只有那個蒼髯皓首的船老大,眉宇間滿是憂慮。

    套房中。

    孫飛雪正剝著一顆顆仿佛紫寶石般的葡萄,往林北辰的嘴里送,一副十分乖巧的模樣。

    “敢問前輩,若是千萬靈石到了,是否馬上就放我?”蕭云雙膝跪在林北辰面前,聲音有些顫抖。

    “放心,只要靈石到位,我師父絕對說話算話,不會動一根汗毛。”

    李不換拍了拍蕭云的肩膀。

    “盜亦有道,我師父在這個方面是個講究人。”葉天罡也是一笑。

    房間的幾人都是很輕松,只剩下蕭云臉色慘白,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實際上林北辰他們并沒有控制蕭云的自由,但蕭云反而覺得更別扭!

    他想,若是林北辰將他綁著扔在某個小黑屋里,或許還好一些。

    咚!咚!咚!

    就在這時,有人敲套房的門。

    “幾位貴客,鄙人是這艘飛天客舟的船老大,想進來和貴客商議一番。”

    外面的人遲疑了片刻,然后說道。

    “哦,原來是老先生,進來吧。”林北辰對于那慈眉善目的老者,倒是印象頗好。

    之前上船的時候,老先生親自下船,還為不少客人提行李,十分健朗。

    能在北漠這種地方跑運輸的,都不簡單。

    之前,林北辰來到北境的客舟碼頭時,便是見到附近的年輕伙計,不少都是缺胳膊斷腿的,也有些是臉上有疤或是獨眼龍。

    很顯然,這是被匪寇虐待的痕跡。

    而這老者渾身沒有任何傷疤,健康活到這個歲數,絕對是個人精!

    顯然,這老者也是審時度勢,識時務之人,絕對的老油條。

    門慢慢打開,先是露出一個蒼老的腦袋,船老大見到里面的情況之后,才整個身子進來了。

    “老師傅,找我有什么事嗎?”

    林北辰有些奇怪的問道。

    船老大目光緊緊盯著正在不遠處表情復雜的蕭天,臉色變了變,向林北辰招了招手道:

    “請閣下隨小老兒出來,這里不方便談話。”

    “好。”

    林北辰點頭,和船老大來到了飛天客舟的頂上,這里風非常大,也確保了不會被人偷聽到談話。

    “這位客人,雖然我不知道的真實身份,但……闖大禍了!”

    船老大臉上帶著恐懼之色:“第九大寇蕭山,殺人如麻,從中州蕭家叛逃,行事根本就是百無禁忌,乃是大寇中兇名最盛之人,惹了他,可就是捅破天了!”

    “哦?是嗎?”

    林北辰瞇起眼睛:“難道他不在意蕭云的性命不成,逼我撕票?”

    “唉!”船老大深深地嘆了口氣:“無論蕭云的性命如何,們幾人都死定了!”

    “從來沒人敢在北漠威脅大寇,幾百年是第一個,十大寇彼此之間親如兄弟,互為盟友,惹了一個,就是捅了馬蜂窩啊!”

    林北辰倒是毫不在意,搖頭道:“那又如何?來多少我殺多少便是。”

    “他們覺得北漠是他們的地盤,我路過就得聽他們的,可我偏要動一動這個規矩。”

    船老大看了林北辰良久,最終嘆息道:“想必客人來歷不凡。”

    “也罷,此事過后,我決定不再跑船,安心在家里含飴弄孫,不再來趟這趟渾水。”

    “客人,也好自為之,大寇,惹不得!”

    說完這些,這船老大便是顫顫巍巍的從船頂上下去了。

    獨留林北辰在上面,目光堅定。

    他已經做好了準備,這次前往武道盛會,必須要拿到龍蜒草!

    誰敢來打攪他的計劃,就是他的敵人。他連混元神宗的長老都殺了九人,更是斬殺首席大弟子,還會怕這些大寇?

    “嘿嘿……在我林北辰面前比誰更兇?那就試試看了。”林北辰緩緩握緊手掌。

    ……

    此刻,北漠中一處綠洲山脈中。

    相比于外面滿地是碎石和戈壁沙漠,這里卻是一年四季鳥語花香。

    溪流、森林、山脈、果園,應有盡有。

    可以說,這是北漠中一顆璀璨的明珠!

    在這山嶺之間,一座龐大而威嚴的高山聳立,狀如虎頭,赫然是第九大寇蕭山的虎頭山!

    虎頭山的虎頭之中,便是第九大寇蕭山發號施令的所在,下面共有數百營寨,每一個營寨之中,都有數百名悍匪!

    大寇,是北漠中絕對霸主般的存在,便是各大宗門都不愿意招惹他們,剿滅的難度太大。

    在整個北境,便是曾經的五大家族都要向他們繳納過路費,彼此之間互不干擾。

    大寇的營寨中,各種堆積如山的物資被分類,歸入庫房之中。

    可是今天,此地卻有一道刺耳的聲音傳來。

    “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了!”

    一名臉色慘白的寇首帶著幾名手下,駕馭穿天梭而來,一邊大喊著一邊向虎頭山飛去。

    

    http://www.slywjr.live/wodetudidushidalao/1070677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slywjr.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近80期的江苏体彩七位数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