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我的徒弟,都是大佬 > 第368章 撲朔迷離

第368章 撲朔迷離

    草......草一色,怎么會是你,你怎么在這兒!”

    這一刻,千面狐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草一色這個瘋子不是已經走了嗎,怎么會在這兒?

    “很意外?千面狐,你跟蹤我來了東都,你以為我會不知道?”

    草一色一聲冷笑,伸出手指掏了掏耳朵,這一舉動更是將千面狐嚇得半死,不自覺的扼住林正南的喉嚨擋在面前,鋒利的匕首更是死死抵在林正南喉嚨上,劃出道道血痕!

    “別過來,給我站住,不然......不然我現在就弄死他!”千面狐嘶吼著,周身真氣迸發而出,雙眼迸射出金色的目光,緊盯著草一色,眼中滿是惶恐和悲憤。

    該死的,這個瘋子怎么會在這里,為什么自己一直沒有發現!

    這下怎么辦,以草一色這瘋子的手段,一定會殺了他,而且是那種生不如死的手法!

    剎那間,千面狐倒吸了口涼氣,只覺得頭皮一陣發麻,竟是憑空生起了一抹退意。

    逃吧,快逃吧,林正南的命還有那個秘密,下次再說!

    雖然千面狐也知道,放棄了這次機會之后,再想要殺林正南,就絕對不會那么簡單了。s11();

    混蛋啊,眼著秘密就在眼前,卻憑空殺出來了草一色。

    該死啊!

    而下一刻,千面狐瞬間想到了什么,拼命壓抑著心中的惶恐,滿臉堆笑的笑道:“草一色,我們做一筆交易如何;你放我了,我殺了林正南;等找到了那個棺材,棺材里的一切你我二人平分如何,如何?”

    說話間,千面狐一雙眼睛更是緊盯著草一色,不放過他的任何一舉一動!

    然而,下一刻,卻見草一色不屑的啐了口唾沫:“就憑你,一條被人支配的家狗,也配跟我講條件;千面狐,這么多年來,你該不會不了解我的手段吧。”

    說著,草一色這個瘋子瞬間掰斷了自己的指骨,骨節的響動,哪怕著都讓人膽戰心驚;然而草一色臉上的表情依舊淡然,仿佛根本感覺不到半點疼痛,這根手指也不像是自己的一樣。

    瘋子,這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頃刻間,千面狐臉色一變,忙不迭扼著林正南的喉嚨后退一步,手掌猛地用力一掐;頓時,林正南一聲悶哼,臉色慘白;而千面狐卻是將他的身體完全躲在林正南身后,色厲內荏的喝道:

    “別過來,草一色,別動;你再敢上前一步,我就殺了林正南,我說到做到!”

    話音未落,草一色卻仿佛什么都沒聽到一般,瞬間踏前一步;剎那間,整個病房內殺氣凜冽,千面狐都能夠清晰聽得到,自己那沉悶如同鼓點一般的心跳聲。

    “你......你干什么,別過來!”瞬間,千面狐的臉色煞白,扼著林正南的喉嚨忙不迭的后退一步。

    “呵呵,你動手啊,殺呀,林正南的性命管我毛事。”草一色的臉色依舊淡然。

    下一刻,又是一聲脆響,又是一根骨節被草一色輕描淡寫的掰斷;瞬間,千面狐面無血色,雙腿都開始不住發起抖來。

    “可他......可他是你的師兄啊,你就不念及同門之情?我告訴你,別逼我,不然......我真的會殺了他!”

    “呵呵,師兄?關我屁事,反正死的又不是我!”話音剛落,草一色頓時冷笑起來,不屑的哼道。

    此話一出,千面狐真的瘋了,他從來沒見過如此油鹽不進的人!甚至連自己的親師兄都能眼睜睜著死在自己面前!

    這可怎么辦,他能怎么辦,殺掉林正南,他敢嗎,他有這個膽子嗎?

    不,他沒有!

    別說殺了林正南,此刻就連動手的膽子他都沒有。

    著草一色手上那兩根耷拉下來的手指,千面狐

    瞬間倒吸了口涼氣,眼中滿是絕望!

    完了,徹底完了!

    武道界內一直流傳著一個傳說,有個嗜殺的瘋子,名叫草一色;他六親不認,發起瘋來連自己的師父都敢下手。

    而此人每次掰斷自己手指的時候,便是一個信號,一個令人恐懼,頭皮發麻的信號。

    草一色,發怒了,只有殺人見血才能抑制住的憤怒!

    剎那間,千面狐倒吸了口涼氣,他知道自己絕非草一色的對手;繼續都留下去,這個瘋子絕對會將他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當下,千面狐的語氣瞬間軟了下來:“草一色,我求求你,你放了我,我放了林正南,咱就當做什么都沒發生;我保證,從今以后再也不糾纏林正南,什么棺材,什么秘密跟我沒有半毛錢關系;草一色,草爺,草宗師,您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撐船,就把我當做屁給放了,如何?”

    然而,草一色卻是無動于衷,再次攤前一步,又繼續掰斷了一根手指:“殺呀,做人不能不講信用;你說了要殺掉林正南,我可還等著呢,殺呀!”

    “你!”

    千面狐臉色頓時一僵,現在林正南在他手里,還能當做籌碼和草一色制衡,若是真的殺了林正南,草一色這瘋子絕對不會放活自己。

    絕對不會!s11();

    下一刻,千面狐心里氣的咬牙切齒,卻是二話不說,直接從懷里掏出一個錦盒丟在地上:“這里是兩顆七圣丹,對于修煉有奇效,我把它送給你,你放了我,放了我如何?”

    緊接著,又將一張銀行卡丟到草一色腳下,急的冷汗不住從額頭滴落,甚至連聲音都有些顫抖起來:“這里,這里還有五百萬,我給你,我都給你,就當做我的買命錢,如何?我可以給你當狗,我可以背叛組織,從今以后聽你的差遣;只求你能夠放了我,饒我一命,求求你,饒我一命。”

    說著,千面狐將手中匕首直接拋出;整個人更是直接跪在地上,不住懇求起來。

    然而饒是這樣,草一色卻依舊無動于衷,再一次踏前一步,骨節斷裂的聲音再一次響起,而他的聲音竟然還帶著一抹癲狂的笑意:

    “殺呀,殺了林正南,你不是說要動手的嗎,殺呀!”

    千面狐臉色一變,剛想說話;卻見草一色已經走到他的面前,緩緩蹲下來,將那柄匕首塞在千面狐手里,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別猶豫,殺了他,動手吧。”

    “我讓你——殺!”

    一聲怒吼,瞬間嚇得千面狐臉色慘白,手中匕首險些跌落在地上。

    眼著那雙冰冷的眼睛直盯著自己,千面狐當即面無血色,他知道,這次自己算是徹底沒希望了。

    怒極之下,卻見千面狐眼中殺機迸射,下一刻猛地握緊手中匕首指向草一色,撕心裂肺的怒吼起來:

    “草一色,你別逼我!我告訴你,病房外埋伏了數名兄弟;你就算殺了我,今天你也跑不了,那幾人可都是媲美通神境的實力,大不了,玉石俱焚!”

    “草一色,我奉勸你一句,別摻和這件事;我上面的人,不是你這種層次所能招惹的,懂嗎?”

    話音剛落,草一色的臉色頓時一變,忙不迭的后退一步,眼中滿是慌亂之色:

    “通神境,媽耶,為了一個還沒得到證實的傳聞,為了一口棺材,你的主子還真是煞費苦心啊,連通神境的武者都搬出來了;

    千面狐,我好怕啊,你,我這一雙腿都軟了,求求你,饒我一命,是我草一色有眼不識泰山,你的主子,我真的得罪不起啊。”

    說話間,草一色的臉上滿是惶恐神色,然而眼底卻閃過一抹戲謔之色;只不過這一閃即逝的眼神,千面狐并沒有注意到。

    下一刻,就見千面狐瞬間松了口氣,當即深深了草一色一眼,眼中滿是得意之情,興奮的險些沒笑出聲來!

    

    http://www.slywjr.live/wodetudidushidalao/1014352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slywjr.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近80期的江苏体彩七位数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