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我的徒弟,都是大佬 > 第342章 貪心不足

第342章 貪心不足

    從今以后,輕舞和你們墨家正式脫離關系,與你們墨家再無半點瓜葛,說到做到!”

    林北辰的聲音依舊平淡,然而話音剛落,卻是一石激起千層浪!

    房間內的幾人,此刻無不驚愕的向林北辰。

    “什......什么意思?”

    墨海夫妻臉色更是瞬間慘白一片,怔怔的著林北辰,嘴角微顫。

    脫離墨家,斷絕關系,多么熟悉的一幕。當初的墨輕舞,也曾說過這話。

    而這一次,卻是林北辰,而墨輕舞則依偎在林北辰身旁,一言不發。

    “女......女婿,你是瞎說的,你一定是瞎說的對不對。我們是一家人啊,女兒,你不可能離開我們的對不對。”說話間蘇枚嘴唇不準顫抖,驚懼的向墨輕舞,卻見后者連眉頭都沒抬一下,依舊靠在林北辰身邊,一言不發。

    這一次回家,這位最親的母親卻是傷透了墨輕舞的心,說到底在他們眼中,自己這女兒終究只是一件物品而已,不如兒子可以傳宗接代,繼承墨家門楣。

    而女兒,最終的結果也只是找個好男人嫁了,甚至于在墨家為難之際,不惜犧牲掉這個女兒的幸福,用聯姻來挽救墨家。s11();

    饒是之前的墨輕舞心里還在不斷幻想,幻想著這一次回到東都,父母會做出哪怕那么一絲絲的改變;然而她錯了,墨家的人一向是驕傲的,眼高于頂的,又怎么會做出輕易地改變,更何況,還是一個女兒。

    所以這一次,墨輕舞決定,徹底和墨家斷絕關系。

    從今以后,你走你的陽關,我過我地獨木橋,兩不相欠;這兩塊地皮,就算是為墨家做的最后一件事。

    然而,墨海夫妻眼睜睜著剛剛所發生的一幕,從徐虎的話語和對林北辰的恭敬程度上,已然出來了,林北辰的身份比之徐海不知道要高出多少倍,甚至......甚至和華夏首富馬有錢也有著某種關系,甚至可以直接決定馬有錢的態度。

    這就不得了了啊!

    馬有錢啊,華夏首富啊,手上握著的資源和人脈,是他們這些二流家族所不敢想象的;饒是如徐家這樣的家族若是能夠和馬有錢攀上關系,那都足可以月上枝頭變鳳凰,自此如日中天,這區區五個億的利潤又算得了什么,人脈,資源,哪怕是賠錢,也要去做啊!

    可他們呢,林北辰那可是他們的女婿啊,是一家人啊,兩者之間那可是有著本質差別的;若是和馬有錢有了聯系,東都那些不起墨家的狗屁家族,還有膽子和他們叫囂么,何至于這徐虎的臉色;五個億,打發要飯的呢?

    這種好事兒,徐家這種狗屁家族如何受得起,只有他們東都墨家,才能夠享受這份榮譽。

    只要榜上了馬有錢這尊搖錢樹,何愁墨家不能崛起?

    跟馬有錢比起來,區區一個徐家,算個屁啊!

    貪心不足蛇吞象!

    瞥了墨海夫妻一眼,林北辰眉頭微皺,并未說話。

    然而他不說話,可不代表別人能忍住不說。

    下一刻,就見蘇枚緩緩湊到了林北辰面前,滿臉堆笑的應承道:“北辰,聽說你和首富馬有錢也有來往是吧,那能不能......把咱墨家也給馬總介紹一下,你也知道咱們墨家在東都受盡了白眼,輕舞不在這段時間更是損失慘重,沒辦法這才找到了杭城徐家,可是外人終究是外人,咱們......咱們才是一家人啊,你說對吧。”

    說著還特意強調了一遍‘一家人’這三個字,落到林北辰耳中只覺得可笑至極,甚至有種想問蘇枚你的臉究竟有多厚的沖動,不過介于墨輕舞在場,最終還是沒有說出這句

    話。

    深深地了蘇枚一眼,林北辰并未回話,而是再次了徐虎一眼,直把對方得臉色更加惶恐,忙不迭的微微躬身。下一刻卻見林北辰語氣依舊平靜道:

    “我會盡快通知馬有錢,應該在兩日左右,他就會聯系你,剩下的事情你和他商量,與我無關。”

    “好,好!多謝林前輩,徐虎感激不盡!”徐虎臉色陡然一喜,忙不得的躬身回應。這下子,和馬首富合作的事情,算是穩了!

    別問馬有錢怎么知道他的聯系方式,在他那個層次,那個集團,那個家族沒有來往,想要知道區區一個家族族長的聯系方式,那還不是十分簡單。

    眼見林北辰就要離開,徐虎忙不迭的沖林北辰躬身笑道:“林前輩,慢走。”說著更是狠狠拍了下身旁已經是一臉懵逼的徐一峰后腦勺,也不說話,只是狠狠瞪了他一眼。

    剎那間,徐一峰瞬間恍然大悟。他雖然是紈绔子弟,不過他不傻,但從眼前這一幕變足以得出來林北辰身份之高貴,甚至就連馬有錢這樣的首富都他的眼色,自己這樣的小人物如何招惹的起?

    他雖然無比悲憤,恨不得將林北辰剝皮拆骨,千刀萬剮,可惜自己的父親就在身旁,目光兇狠的著他,徐一峰當即嚇的咽了口唾沫,十分不悅卻還是緊咬著牙關,從牙縫中擠出來一句話:

    “多......多謝林前輩不殺之恩,我......我知錯了。”

    說完這話,卻見林北辰絲毫沒有搭理他的意思,甚至完全沒有將他放在眼里,轉身便走。登時讓徐一峰臉色鐵青,卻也無可奈何,一時間只像是失去了渾身力氣一樣,直接癱倒在了病床上,目光空洞的望著天花板。

    他敗了,徹底敗了,連帶著尊嚴一齊被林北辰消磨的干干凈凈。s11();

    然而,他卻是無能為力,不能放狠話,不能咬牙切齒地咒罵,更別提報仇兩字。

    這種事若是讓父親知道,哪怕不用林北辰動手,都能夠要了他的命。

    徐一峰的兩條腿都已經被打斷,甚至就連另外一條也一同被打斷了,可不想連性命也丟掉。

    眼著林北辰挽著墨輕舞的肩膀就要離開,全程沒搭理蘇枚一句,當下墨海夫妻二人互一眼,頓時慌了,急忙追了上去!

    “北......北辰,女婿啊,你不能就這么走了呀,墨家現在瀕臨破產,你可不能見死不救啊,幫幫你岳父,我們......不是一家人嗎?”

    蘇枚依舊大言不慚的說著,卻并沒注意到林北辰和墨輕舞的臉色已然變得越發難,冰冷起來。

    “那不是有五個億的利潤嗎,靠這五個億墨家可以渡過難關。”沉默了半晌,林北辰這才開口,臉色依舊冷漠。

    說實話,他已經做的仁至義盡了,整整五個億的利潤,不僅能夠帶來財富,也可以拓寬墨家在東都乃至杭城的關系,對于墨家只會有更大的好處。

    可是墨海父母二人仍舊不滿意,相比起五個億的利潤,還是能夠和首富合作才能賺到更多的錢,憑什么他們徐家可以和馬首富合作,而墨家不行。

    林北辰,那可是他們的女婿啊,單憑這一點就足以甩掉徐家幾條馬路了好嗎?

    越想越激動,當下蘇枚近乎脫口而出:

    “跟馬有錢合作比起來,五億的合同算個屁啊。北辰,幫幫你岳父,輕舞不是你妻子嗎,幫墨家不就是幫你們夫妻的嗎?我們老了,也沒多少年活頭了,等我們去世了,這筆錢最終不還是要流入你們小兩口手里的嗎?怎么樣,輕舞,聽媽的,幫媽勸勸北辰啊,我們才是一家人啊。”

    說話間,蘇枚更是意味深長的了林北辰一眼,語重心長的說道,全然忘記了墨家之前怎么對待林北辰。

    

    http://www.slywjr.live/wodetudidushidalao/1003747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slywjr.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近80期的江苏体彩七位数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