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宋醫生,談個戀愛否 > 第八十二章 他倆是兄弟

第八十二章 他倆是兄弟

    清晨,林子里面比較潮氵顯,宋承頤起的比較早,畢竟一組人,六張嘴巴等著自己來喂食。

    大家也陸陸續續的起了。

    洛以夏醒的比較懵,看著自己睡在帳篷里,之前不是和宋承頤在外面守夜的嗎?

    甘妍妍剛剛換好了衣服:“你醒了啊?醒了就快去洗漱吧,一會該吃早飯了。”

    “好。”洛以夏其實有些心虛,想問,自己怎么回來的。

    但是看甘妍妍也沒有什么異常,應該是不知道的吧。

    換好衣服,抱著東西準備去洗漱,一出去就看到宋承頤正在燒火。

    宋承頤也看向了她。

    洛以夏張了張口,又閉上了,跑著去了河邊,算了,然后再問吧,現在這么多人。

    洛以夏洗漱好,大家也都起床了。

    只是一個個早上都沒洗臉的樣子,真的是不太好。

    之后,洛以夏就走到了宋承頤的身邊,比較自然的問:“有什么需要幫忙的嗎?”

    “去把這些碗清洗一下。”宋承頤看向放在一邊的碗。

    洛以夏立馬跑腿去清洗。

    甘妍妍悠悠的站到了宋承頤的身后:“嘖嘖,我平時讓她幫我丟一下垃圾,都不情不愿的……”

    宋承頤也看著洛以夏在河邊蹲下的身子勾了勾唇。

    “一會兒,她肯定會問你她昨晚怎么回來的,早上看我那個眼神都怪怪的,我差點沒忍住嘲笑她。”甘妍妍也笑著。

    宋承頤沒接話,具體怎么做,他自己也有分寸。

    至于為什么要告訴甘妍妍,畢竟,身邊有一個自己的眼線挺好的。

    看到洛以夏抱著東西回來,甘妍妍就讓開了。

    “洗好了。”洛以夏輕輕的把東西放到了墊在地上的衣服上。

    衣服是余賓的,昨天就貢獻出來了。

    大家圍坐在一起啃著學校發的饅頭,喝著小米粥,其實也是挺滿足的。

    “你們倆昨夜不會真的守了一整夜吧,承頤昨晚回來我都不清楚。”余賓有些心疼的說。

    “我守了上半夜,下半夜甘妍妍就出來了。”宋承頤回答。

    甘妍妍也應付著:“嗯,我昨晚特意調的鬧鐘,我可是守到五點呢,你看看我這黑眼圈。”

    確實黑眼圈很重,一看就是沒睡好。

    其實甘妍妍在知道宋承頤和洛以夏的事后,激動了整個后半夜,完全沒了瞌睡,越來越精神抖擻。

    “今晚輪到我和阿楓了,你守上半夜還是后半夜?”余賓問到身邊的男生。

    “我都可以。”

    “那我就守上半夜吧,后半夜我怕我起不來。”余賓嘆口氣。

    “OK。”

    明天就輪到洛以夏和陳楠了。

    陳楠對著洛以夏說:“后天,你先守前半夜吧,后半夜寒氣重,你們女生體質弱。”

    “女生怎么了?我不是女生,我也不照樣守了后半夜。”甘妍妍立馬出聲,沒辦法,既然自己要嗑宋承頤和洛以夏,那么這個陳楠就不能給他接近洛以夏的機會。

    “啊,不是這個意思……”陳楠也沒想到隨口一說,甘妍妍反應這么大。

    “沒事的,我什么時候守都可以的。”洛以夏緩和氣氛笑了笑。

    之后,大家也都吃著早飯,沒有再說話。

    八點,又準時集合。

    宋澤銘看著自己帶的兩個班,經過一天的時間,一個個都沒有之前的好興致了。

    “今天主要就是帶著大家在這附近跑跑,熟悉一下環境,之后我會帶著大家學習急救常識,不過大家都是醫學系的這些應該也不用多費心,還有辨別傳銷以及長途拉練。”

    一說到長途拉練,一個個都很不情愿。

    “首先大家站到各自的隊伍里去,休整一下,我們就出發了。”

    話必,大家陸續的開始排好了隊伍。

    洛以夏和甘妍妍站在一起,后邊就是宋承頤還有另外不認識的一個男生。

    “夏夏,帶水了嗎?一會渴了。”甘妍妍小聲的說。

    “帶了。”洛以夏伸手拍了拍腰間的水壺。

    洛以夏等人站的都比較靠前。

    跑的時候身后有著一大群人,一點也不敢松懈,怕被后面的人踩死。

    宋澤銘開始跑在前面,漸漸地就在隊伍前后來回跑,主意學生的情況。

    甘妍妍邊跑,還忍不住夸贊著宋澤銘:“我看其他班的教官一個個都兇的不像話,我們班的教官人也太好了吧,長得還好帥,你不知道,我后半夜守夜的時候,宋教官還來叮囑我不要著涼呢。”

    “嗯。”洛以夏點了點頭。

    到底宋澤銘是怎樣的,這里除了宋承頤可能就屬自己最了解了吧。

    慢跑了好一陣子,大家也都沒了體力,之后就在路邊原地休整。

    看著頭頂的大太陽,洛以夏還是和甘妍妍躲到了樹下乘涼。

    洛以夏大口的喝著水。

    “妍妍,這水都曬熱了。”洛以夏喝了一口,很是嫌棄。

    “我的也是,我好想喝冰汽水啊。”甘妍妍嘆口氣。

    “我也是。”

    “這里好像有信號了哎,我帶了手機,我去給我媽打個電話,開學好幾天沒聯系她了。”甘妍妍拿出手指滑動著。

    “好。”洛以夏也拿出了自己的手機,也確實沒給家里人打電話。

    但是洛以夏看著兩個媽媽并排在一起的號碼,不知道該打給誰。

    這里信號也好了不少,漸漸地也能看到微信上面的信息。

    自家于文靜女士,難得關心一下自己的女兒,但是怎么三句話離不開宋承頤呢。

    洛以夏先給老媽發了兩句“我在外面軍訓,在野外信號不好,今天剛剛出來,才有了電信號。”

    “我和宋承頤都很好,您就別操心了。”

    接著又立馬點開了周韻的信息,這樣一看,明明周韻才像自己的親媽嘛,這么多信息都是在關心自己吃不吃的好,睡不睡的好的。

    “媽媽,我們現在都歪外面軍訓,這里沒什么信號,等過幾天我們回基地了,我再給您打電話。”

    沒想到二人都立馬回復了自己的信息。

    洛以夏看著屏幕上面越來越多的未讀信息,嘆了口氣。

    然后又一條一條的回復著。

    [周韻:夏夏,我聽澤銘說,現在在帶你和承頤軍訓是不是啊?]

    洛以夏看著信息,原來澤銘哥哥和他們說了啊。

    簡單的回復了幾句,之后就推托說自己還有點事,關上了手機。

    等之后回去再給這兩個人慢慢解釋吧。

    這邊洛以夏關了手機,周韻就迫不急待給自己的兒子發信息,沒想到半天都沒人回復自己。

    打電話也不接。

    最后竟然打到了宋澤銘手機里。

    突兀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靠在樹下休整的宋澤銘看了一眼來電信息,站到一邊接起了電話。

    “喂?媽。”

    “承頤在你身邊嗎?我打電話怎么不接我的啊?夏夏也在吧?”

    宋澤銘看了一眼兩個小朋友的方向,都靠著樹在休息。

    “媽,他們剛剛跑完步在休息。”

    “這樣啊,你把宋承頤叫來,這么多天也不知道和自家老媽回個信息,還不如夏夏呢。”

    經不住,周韻一直要求,無奈宋澤銘只好喊了一聲:“宋承頤。”

    這下子所有的人都看了過去。

    宋承頤蹙了一下眉,看著宋澤銘一直盯著自己,手里還拿著手機,就知道了原因。

    最終還是走了過去。

    宋澤銘把手機遞給了他:“老媽。”

    宋承頤接過電話,背對著所有人。

    “媽。”

    “你還知道我是你媽啊?都幾天了,連個信息都不給媽媽,給你發信息不回,打電話不接。”

    “我在外面,沒信號,今天出來手機也沒帶。”

    “是是是,就你理由多,夏夏呢?和夏夏還好嗎?”

    “哥不都和你說了?”宋承頤沒有直接回答,只是反問了一句。

    “好好對夏夏知道嗎?女孩子在外面你要多照顧著。”周韻苦口婆心的勸導著。

    “嗯。”

    大家也都看著正在接電話的宋承頤。

    “什么情況啊?為什么宋教官接電話要把宋承頤給叫過去啊,而且我聽到了宋承頤對著電話喊了聲媽媽,之前宋教官也喊了一聲。”甘妍妍詢問著身邊的洛以夏。

    “不……清楚呢。”洛以夏有些躲閃著甘妍妍的視線。

    甘妍妍立馬就明白了。

    “這二人不會是兄弟吧?兩人都姓宋。”甘妍妍這么一說,四周都開始猜測了。

    聽完了嘮叨后,宋承頤把電話還給了宋澤銘:“下次別讓我接了。”

    宋澤銘挑眉笑。

    等到宋承頤坐回了之前的位子,大家都圍了過去詢問著。

    但是宋承頤并沒有回答,只是自顧自地喝著水。

    但在宋承頤這態度,大部分人都認為是之前宋教官和他PK的時候,二人鬧了矛盾,不過也基本確認過了宋承頤和宋澤銘是兄弟倆。

    休息會,大家就開始返程了,還要回去做中飯。

    到了林子里也涼快了不少。

    幾人都在河邊洗著臉,涼涼的溪水撲在臉上,很舒適。

    “我和夏夏去領食材,然后開始做飯了。”甘妍妍拉著洛以夏排隊去領東西。

    領回了食物之后,宋承頤就幫著清洗,甘妍妍默默的退開了。

    余賓看著身邊看戲的甘妍妍:“你怎么不去幫忙?”

    “嘖,你懂什么?”甘妍妍目不轉睛的看著河邊洗菜的二人。

    “偷懶還有理由了?你不去我去幫忙,整天讓洛以夏和宋承頤忙,我們吃閑飯嗎?”余賓抱不平就要上前。

    甘妍妍拉住他:“會不會看眼色啊?他們兩個這么和諧,我們現在去打擾好嗎?”

    

    http://www.slywjr.live/songyishengtangelianaifou/1177536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slywjr.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近80期的江苏体彩七位数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