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欽差大人駕到 > 第十六章 甕中捉鱉(下)

第十六章 甕中捉鱉(下)

    “你他媽的到底是哪個啊?這可是宗人府,哪有奴才說話的地方?”有王爺見進來個一身盔甲的年輕人以為是外面的侍衛。

    ”哦,理郡王,你新搶來的那個有夫之婦還好吧?“

    增壽大咧咧地將頭盔摘下來,哐當一下往桌上一扔:“看清楚了,六爺我又回來了。”

    “六爺?”’諸王面面相覷,誰啊,哪有什么六爺。

    那位老王爺開始咳嗽起來,咳嗽的上氣不接下氣。他年紀大了,可不想摻合進這渾水,自己聽命于皇帝將這些不安分的王爺誆來本就容易和人結怨,再親眼看著這幫年輕有野心的王爺們丟人現眼?他可怕被人記恨上。

    有關系近的王爺問:“老王叔,您這是怎么了?”

    “哎,偶感風寒嗎,這會人一多越發嚴重了,不行了,不成,我坐不住,那個,福壽公主,請恕我糟老頭子頂不住了。”

    福壽公主!

    所有人都驚呆了。

    有人甚至站起身,伸長脖子看。

    增壽笑了一下:“老叔祖既然身體不適就先回府歇息吧,多謝老叔祖將諸位王爺都請來。”

    老王爺起身裝作步履蹣跚走了幾步,聽增壽這話一個趔趄差點沒真的摔倒在地。

    “你就是福壽公主?你不是死在天京了嗎?”

    有人驚呼。

    也有人上下打量。

    增壽之前以男兒身在京中做紈绔,畢竟是宗室子弟,誠親王府何等顯赫,有些宗室王爺曾經見過她,這樣仔細一打量,還真有點增壽增小六的樣子。

    這樣想著,便不由點頭,嘆息道:“想不到啊,竟然成了公主,一眨眼的功夫老母雞,哦,不對,是鴨子變老母雞。”

    增壽一拍桌子:“你才是老母雞,你全家都是老母雞。”

    那王爺一愣:“哎,我說小六,我可是你叔伯,你這是什么態度。”

    增壽冷笑:“諸位王爺是為什么來此的呢?”

    幾個王爺這才想到自己是為何來此的,是老王爺的帖子給誆來的!

    有人喊道:“不是說榮王回來了嗎?榮王呢?”

    增壽一拍手:“帶上來吧。”

    門開了,幾個神機營士兵押著榮王進來,榮王神態萎靡,嘴巴塞的滿滿的,沒法開口,眾王愣住:“什么,榮王?福壽公主,就算你是萬歲親姐也不可這般胡作妄為。”

    增壽笑道:“那依照各位叔伯堂兄們看,我們姐弟該如何呢?由著榮王掌握兵權,由著東太后下詔廢了當今萬歲,立他做皇帝,還是由著你們和榮王一起合謀,謀權篡位!”

    “你胡說八道!”

    “話可不能亂說!”

    諸位王爺紛紛反對。

    “那諸位又是怎么來宗人府的呢?諸位接到的帖子上都是如何寫的?”

    帖子上寫的是榮王回來了,神機營已經被榮王掌握,諸位宗室王爺都是宗室子弟,大家快點來開會吧,一起討論個章程出來。

    話說的很隱晦,什么章程呢?榮王要是掌握了禁軍又控制了神機營,那小皇帝的地位就非常危險了,再加上被囚禁的東太后和小皇帝早就貌合神離,一旦太后下詔,榮王可沒準就能坐上那位置。

    大家都是宗室,都是老太祖的子孫后代,誰比誰高級多少?你榮王吃肉,大家也得喝點湯吧,是以收到帖子后,一些有點野心蠢蠢欲動的王爺就來了。只剩下幾個平時真正的老實人理都不理,現在可是多事之秋,沒事去宗人府商量什么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現在能坐在這的都是心懷鬼胎之人,增壽這么一問,大家都心虛,沒人敢義正言辭站出來反駁。

    “榮王圖謀不軌,妄圖勾結已被廢的東太后篡位,東太后那邊已經供認不諱了,諸位王爺還有什么可說的嗎?”

    增壽叫人將嘴里塞的鼓鼓囊囊不能出聲的榮王帶下去,諸位王爺你看我我看你,有人問道:“東太后何時被廢,萬歲爺何時下的圣旨?“

    ”就在剛剛,傳的是口諭,你們若不信,等會可以去上朝殿前對質,不過現在,都得在這給我老老實實坐著。“

    王爺們心高氣傲,哪里容得下一個先帝私生女在這發號施令,有人冷笑:”既然如此,不知我們又是怎么罪名。“

    ”野心,圖謀不軌,能來宗人府,沒能坐在這的諸位,哪個是沒有野心的?“

    ”那公主打算如何呢?還是假傳圣旨嗎?“

    這問話的王爺倒也硬氣,當面硬杠。

    ”我要說的就是萬歲爺要說的兒,今天在這里,只請諸位王爺做出一個選擇,是要長長久久子孫昌盛的活著,還是想同榮王一樣,仗著宗室身份,皇家血緣妄想那些有的沒的。“

    ”誰想圖謀不軌,你這是誣陷,全都是莫須有的罪名,將我們騙來就為了羞辱我們嗎?“

    諸位王爺紛紛鼓噪起來。

    他們心里有鬼,可是沒人敢當面承認自己的小算盤。

    ”既然沒有別的想法,那也好,大家就在這簽字吧。“增壽說著從袖子里掏出一張紙,拎在手里抖了抖,啪地一下拍在桌上。

    這是什么?有人探頭一看:”啊,請殺誠親王和榮王!“

    眾人大驚:”你要殺誠親王?“

    ”不是我,是你們諸位,這下面需要你們諸位王爺簽上自己的名字,按上手印。“

    增壽指著那紙:”從誰開始呢,幾位叔伯,還是給諸位王爺做個表率吧。“

    這是要大家一起交投名狀啊。

    ”不簽又能怎樣?“

    都是王爺,自然各個傲氣,最恨威脅,今天還是被一個昔日的紈绔,現在的女子威脅,心里不忿。

    “也沒什么,不簽的話今晚可能京城就傳出驚天消息,諸位王爺在宗人府商議事情,被榮王一黨一網打盡,諸位王爺的家屬也被榮王帶人屠戮的一干二凈。”

    增壽聳聳肩:“現在宗人府已經被神機營的人包圍了,我勸各位識時務為俊杰,何必非要在榮王那一棵歪脖樹上吊死。”

    大家不是怕榮王,怕的是誠親王。

    ”誠親王已經被扣押這些天,神機營也完全在我掌握內,你們還怕什么呢?“

    增壽從懷里掏出一把火槍,除了吹槍筒道:”我本來以為諸位王爺其實是怕洋人造的這火槍,現在看,到底是太祖子孫,還都是寧死不屈的英雄好漢啊,那就大家一起上路吧,叔伯、兄弟,熱熱鬧鬧,黃泉路上也不寂寞。”

    說著舉槍對準對面的王爺。

    那王爺嚇得滿臉煞白,嘴巴卻硬著::“打死我也不簽。“

    ”嘭!“增壽真的開槍了,子彈擦著那人鬢角過去,臉上掃了一大條,血很快就滲出來。

    ”不好意思打偏了,我再打一次好了。“增壽說著又要瞄準,那人嚇得差點尿了褲子,噗通一聲跪下:”小王愿意簽,小王愿意。“

    ()

    搜狗

    

    http://www.slywjr.live/qinchadarenjiadao/1177537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slywjr.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近80期的江苏体彩七位数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