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假裝是個boss > 第十八章:真正的最強堡壘

第十八章:真正的最強堡壘

    卓有財的身份還有待確認,畢竟這位卓富帥先生口中提到的老大,不見得就是圣地堡壘的領主。

    大多數人依舊不知道卓有財是誰。

    只是宋耕朝知道,自己的兒子,哪怕只露出眼睛,他也認得出來。

    至于黎錚,他對宋缺自然極有好感,端詳了許久,終究沒能確認,只是越發的傾向于某個猜測。

    他忽然不怎么生氣了,就只覺得怪異。

    似乎今天的事情,會朝著預想不到的方向發展,他頓了兩秒后,冷聲說道:

    “若你要爭方舟堡壘的領主歸屬,最好先學會做一個懂禮貌的人!”

    林決聳聳肩,完全不在意黎錚說什么:

    “說那么多廢話干什么?就說這個方舟堡壘領主,得怎么選?”

    黎錚冷笑道:

    “自然是看領主對這個世界的貢獻,聲望,以及所統轄堡壘的排名,綜合實力。

    像林肯堡壘,天守閣堡壘,華夏的第一堡壘第二堡壘五十一堡壘,自然都是有資格的。

    這些堡壘大多開辟了第七層,即便沒有的,也掌握著對全人類極為重要的技術。

    其堡壘領主,所做貢獻也都不小。

    敢問圣地堡壘,排名一百靠后,擁有什么樣的核心技術,卓鶴其人,甚至連在座的一些人都不見得知道,又有什么成就?”

    話音落下后,眾人也紛紛覺得,兩方的差距過于懸殊,無論這位卓富帥怎么胡攪蠻纏,事實都是不會改變的。

    “所以三十九堡壘的成就是什么?開拓了第八層?”

    黎錚這次沒有說話,說話的是黎萬業。

    黎萬業笑吟吟的說道:

    “黎某僥幸湊齊了魂晶,開拓了第八層,得到了審判騎士的科技,這些科技,黎某也沒有藏私,而是很快將其輸送到世界各地,支援同道,將來必然會在對抗礦區生物上,起到不小的作用。

    我們已經在約佩拉平原敗北了一次,有了審判騎士,便不會再敗北第二次。”

    一番掌聲響起,有些事情一旦接受了,底線就會很快降低。

    眾人自然不認為黎萬業與卓有財的競爭會有什么樣的變數。

    這兩個堡壘差距實在太大。如果要阿諛奉承,溜須拍馬,對這些人來說現在便是時候了。

    林決哄然大笑,笑聲帶著嘲弄,這幅姿態可算是拉滿了仇恨。

    在眾人敵視的目光下,他說道:

    “所以這是什么大型邪教現場或者帝國復辟現場?

    也就是說,三十九堡壘除了幸運的比林肯堡壘多了一顆魂晶,開啟了第八層,實際上沒有任何作為?”

    饒是黎萬業在這次會議里脾氣再好,也終究因為林決再三挑釁,而有些不悅。

    他漸漸斂去笑容,不怒自威,看著林決說道:

    “我三十九堡壘雖然沒有某項技術達到頂端,但綜合技術都不差。”

    “全面平庸等于全面廢材,這個就不提了,運氣好也是本事,畢竟在這些二流堡壘里,也算是矮子里面拔高的。我再問一句,敢問你這一生又有什么作為?除了最大限度挖掘審判騎士的價值,還做過別的事情嗎?”

    林決掏著耳朵,吊兒郎當的模樣倒是讓一邊的齊尋很欣賞。

    黎崢再次怒了,說道:

    “閣下一直出言不遜,若真有本事,不妨先讓各位瞧瞧,如若不然,出言莫要如此放肆!今日你再三侮辱我黎家,最好是真有資本,否則我黎家可是很記仇的!”

    其實就連林決身邊,裝作是卓有財的宋缺也都覺得林決這話太嘲諷了。

    但他不好說什么,拉仇恨這種事情,唐閑會做,林決也會做,自己還真就不會做。

    “不好意思,我真有。在我陳述我家老大的成就和我們圣地堡壘的強大前,我需要讓各位明白,黎家,什么都不算。

    宋家的人該是最清楚的吧?

    半年前為了不與黎家人結婚,你們怕遭眾人非議,于是用了一顆魂晶,當做兩家交好的禮物。

    這件事不是什么秘密,不過各位可能因為最近半年來,各種妖魔鬼怪,把這件事忘了?也是,誰管江山是求來的,偷來的,還是打來的?

    只是黎家人到底做了什么呢?

    宋家的公子宋缺,天生滿天賦,真正的天選之子。在狩獵盛會中力挽狂瀾,并且拿到了一顆至關重要的天災級boss生物的魂晶。

    這顆魂晶他卻獻給了黎家,我們不妨想一下,如果沒有這顆……黎家現在恐怕都還在第七層吧?

    嘶……合著黎家最大的本事,就是相中了一個好女婿?可這二人也沒成啊?敢情是有了魂晶,連宋缺這么好的女婿都不要了?這是不是鼠目寸光?縱然二小姐死心眼兒,黎家就沒別的女人了?”

    卓有財忽然咳嗽起來,有些尷尬。

    這林決還真是思維天馬行空,挖苦人的本事看堪比祖安人。

    林決可不在意,要讓黎家跌落神壇,言語上可就不能不鋒利些。

    雖然最終還得靠著真實實力說話。

    黎家人面色一驚,他們似乎已然確定了什么。目光都不自覺看向了宋家家主宋耕朝。

    宋耕朝此刻也很懵——看我干啥,現在我也不知道是個什么情況。

    滿場沉默,在座的眾人這才想起來宋缺這位天之驕子。

    想起了宋黎兩家,以魂晶為信物的美傳。

    只是這半年來確實事情太多,物是人非,黎家二小姐不知去了何處。

    宋家的大公子,似乎也消失了一陣兒。

    前不久明明還聽著宋家大公子帶領了一群人,獵殺了天災級boss生物的。

    可今日宋耕朝身后,哪里有宋缺的身影?

    林決說道:

    “所以我能否理解為,黎家的一切,是宋缺給的?這話不過分吧?

    對比一下,宋缺和你們黎家的男人們比,你們仨加一塊兒也不夠看啊?

    狩獵盛會他拯救了世界各地最優秀的獵人們,奪得了天災級boss生物的魂晶。

    在狩獵盛會之后不久,約佩拉平原戰事雖然敗北,但宋缺的表現有目共睹!他以人類聯軍總指揮的身份,數次拯救大軍于危難之中。

    即便以結果論英雄,面對那般恐怖的獸潮,各位誰敢說自己會比宋缺做的更好?

    戰事之后不久,他更是帶領一群人,又一次奇跡般的擊殺了天災級生物,一顆天災級boss生物的魂晶,送回了宋家的第一堡壘。

    宋老爺子,這話沒錯吧?”

    林決望向了宋耕朝。

    這件事依舊不是秘密,還是宋耕朝自己大力傳播的。他也不會想到,自己最驕傲的兒子,會變成一個廢人。

    林決這般夸宋缺,宋缺都有些坐不住了。

    宋耕朝更是相信,那個圣地堡壘的領主不會有假,必然是宋缺。

    他現在面臨一個選擇——

    幫黎家,還是幫宋缺?

    盡管不知道宋缺為何成了圣地堡壘的領主,但他知道,這或許是自己戰勝黎家的唯一機會。

    林決唱的是獨角戲,這個時候得有人幫著捧一下。

    可如果自己的兒子,還是那個廢人呢?

    到時候他又拿什么去跟黎萬業爭?

    在座的,可沒有一個非天賦者。

    宋耕朝神情復雜。

    林決則無聲的開始催促:

    “這世間,還有誰有如此傳奇的經歷?還有誰敢夸海口說自己能夠獵殺天災級生物,而且是兩次?

    宋缺的為人,更不必多說,你們這些老油子都瞧得清楚。

    論才能,論天賦,論德行,論品質,論文才,論武藝,乃至論潛力,宋缺難道不是最該成為方舟堡壘的領主嗎?他哪點比不得一個五十多歲的糟老頭?”

    林決的一番發言犀利無比,那副還有誰的神情雖然嘲諷,卻極具張力。

    宋缺其人,的確讓眾人無話可說。

    宋耕朝知道自己該站隊了,因為自己是宋缺的父親。

    林決這番話,也讓不少人將目光投向自己這邊。

    似乎都在詢問,今日這一幕是否是宋家安排的?

    這是自己兒子的逆襲,他作為一個做錯了事情的父親,雖然眼下這個關口想要彌補父子關系,顯得嘴臉丑陋而功利,但宋耕朝還是做出了決定。

    可就在這個時候,宋耕朝斷然沒想到,他身后的宋勤文宋勤武兩兄弟卻噗嗤笑出聲,宋勤文笑道:

    “你說的這個宋缺,他厲害嗎?”

    “他不是厲害不厲害,他是那種很少見的,就是那種很罕見的沒有天賦的廢人。”宋勤武附和道。

    升米恩,斗米仇。

    宋耕朝做夢也沒想到,這兒時一直跟在宋缺屁股后頭晃蕩的兩個跟班一樣的堂兄弟,會在宋缺落難后如此幸災樂禍。

    但他很快也明白了原由,這二人此刻只要擠兌林決,便是討好黎萬業。

    黎萬業都快成為一統人類的大領主了,自然比這些表面親戚要有巴結的價值。

    如今的宋家,即將成為人下之家,宋勤文宋勤武兩兄弟,當然不需要再顧及什么。

    “宋缺的確做了這些,但他擊敗天災級生物的代價是失去了天賦。

    他如今是個廢人,難不成,人類的未來,還得一個廢人來統治嗎?可別笑死我!一個非天賦者,也配在這樣的地方被提名?”

    林決摸了摸鼻子,一副三天之內撒了你的表情,輕聲說道:

    “我想等會兒一棍子打死你這兩個堂弟。”

    “卓有財”苦笑著搖了搖頭,示意林決不必在意。

    他內心同樣有些難受,也有些無奈。

    這個世界的確是有那種你掏心掏肺去對某個人好,他卻始終只是覺得你在施舍他,因而嫉恨的。

    宋缺并沒有太過于糾結,好在這個世間有唐閑林決阿卡司等人。

    過命交情的人很多。

    林決知道,最關鍵的時刻就要來了。

    自己在這里頭的表演要結束了。唐閑在外頭的表演要開始了。

    他冷冷的說道:

    “你又知道了?你見過人的天賦還能消失的?你要是沒見過怎么就敢認定宋缺是個廢人?萬一宋缺在逗你玩兒呢?”

    宋勤文宋勤武兩兄弟自然也想過,但看著宋耕朝的作為,和此刻他的神情,這兩兄弟是不信的。

    林決的話讓二人有了一絲不悅,便大聲道:

    “你這么夸宋缺那個廢人,他人呢?難不成宋缺就是圣地堡壘的領主?”

    黎萬業黎錚也都看著林決,等待著林決的回復。

    如果這位卓富帥先生夸了這么久宋缺,宋缺卻根本與圣地堡壘沒有關系,那可就好笑了。

    林決摳著鼻孔,耷拉著眼睛說道:

    “也是,該揭曉一個不是懸念的懸念了。

    不瞞諸位,卓鶴這個死老頭,膝下無子,前不久快嗝屁了,便認了我家老大做義子。

    所以卓有財,便是我家老大宋缺。”

    宋缺這個時候也配合的站了起來,緩緩揭開了頭巾,露出了那張年輕帥氣的臉。

    在座的人都認識宋缺,當然不再懷疑,但竟皆驚駭。

    第一堡壘領主的兒子沒有繼承第一堡壘,卻繼承了圣地堡壘?

    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么?

    “卓鶴為何要把堡壘領主的位置傳給你一個廢人?”宋勤文大驚。

    宋缺這個時候揚了揚手中的戒指。

    宋勤文宋勤武不懂這個動作的含義。

    但在座的領主們都心領神會。

    “我不需要跟你們解釋,我只是來競爭方舟堡壘的領主的。”

    宋缺的語氣平和中正,沒有一絲不悅與憤怒。

    此間的變化實在是過于出人意料。

    大家的腦子都有些當機。包括宋耕朝自己都不知道,為何兒子去了進化區后,再次歸來,就成了圣地堡壘的領主?

    進化區被巨龍撞毀,是否與兒子有關?

    宋耕朝神情復雜,但這個時候他也果斷起來,振聲道:

    “我時常說一句話,我宋耕朝這輩子,不如老黎。但他生兒子的本事,比不得我。

    這方舟堡壘的領主,我沒資格爭,我宋家的上上下下,也沒資格爭,但宋缺有!”

    第一堡壘的領主臨陣變卦,這一變故又讓不少人內心生出驚濤駭浪。

    每個人都在想著該如何抉擇。唯有黎萬業,一臉平靜,說道:

    “宋賢侄,年輕有為,人中龍鳳,自然有資格一爭,只是我有一句話要問,賢侄當真是不再有天賦?”

    這個問題也是宋勤文宋勤武兩兄弟,乃至宋耕朝所關心的。

    宋缺緩緩搖頭,不卑不亢,沒有任何炫耀的意思,似乎他的天賦從來都沒有變過:

    “我自然是天賦者,在座的各位,有任何不服的,都可以在礦區檢測我的實力。

    如果我不是天賦者,或者說,我不是滿天賦者,我便不會參加這次選舉。”

    宋耕朝一嘆。

    他不相信宋缺會騙自己,很容易就想到,進化區大概真的修復了自己的兒子。

    但自己與兒子的關系——縱然宋缺依舊會孝順自己,可關系也再難如以前那般絕對信任。

    但他依舊是高興的。

    看著宋勤文宋勤武,以及自己那幾個兄弟的表情,宋耕朝心道,自己的兒子,終究還是最優秀的天賦者。

    黎萬業點點頭,并不意外,他也本就沒打算用這一點來壓制宋缺。

    他也不在意宋缺怎么得到了圣地堡壘。

    那枚戒指便說明了一切,圣地堡壘如今的主人,已經是宋缺,知道這一點便足夠。無需糾結。

    他認真的說道:

    “我黎某人是不如宋賢侄的,但三十九堡壘終究是造福了人類。也是如今最繁盛的堡壘。

    圣地堡壘雖然有了賢侄這么優秀的領主,可圣地堡壘本身,卻還是一個落后的小堡壘。

    難不成將來大家還得再湊集天災級生物結晶,再開拓一次第七層第八層?

    為何不直接集中資源,開拓第九層呢?”

    人與人之間的差距,或許很大,但又如何大得過堡壘與堡壘之間的差距?

    黎家的三十九堡壘與圣地堡壘的差距,是幾代人努力拉出來的。

    眾人如果要選方舟堡壘,自然也是選擇最為強大的三十九堡壘。

    看著人們紛紛點頭,偶爾有人搖頭,仿佛大局已定。

    最優秀的人,若沒有一個同樣優秀的堡壘,終究爭不過黎家。

    林決看著這一切,再次開口說道:

    “誰跟你說圣地堡壘是小堡壘了?你們這些三流堡壘的人點頭搖頭個什么勁?

    還有你這個二流堡壘的領主,覺得在矮子里當個高個兒很優越?瞧你一副天下你三十九堡壘最大的神情。”

    林決敲著桌子,大聲的說道:

    “我家老大來爭,自然是人和堡壘都舉世無雙,讓你們這群廢物輸的沒有任何怨言。”

    黎萬業可不會兩次被這種沒有實質性威脅的言語擾亂心境。

    堡壘的層級改變,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宋缺天才又如何?難不成還能短短幾天,將一座只有六層的堡壘變為八層?

    可就在這個時候,黎萬業的領主戒指,忽然有了感應。

    不只是黎萬業,在座的每一個領主,都感覺到了識海里的戒指有了某種提示。

    他們輕輕的撫摸著戒指,尋找著識海里的消息來源。

    很快他們找到了原因。

    每個領主也都在這個時候睜大了眼睛,不可思議難以置信的看著這條只有他們自己可以看到的即時信息更新——

    堡壘排行榜第一名,不再是三十九堡壘,而是變成了圣地堡壘。

    在圣地堡壘的備注下,看到了一層細小的提示。

    這個提示足以讓全世界震撼。

    ——圣地堡壘當前層級:九層。

    (我不裝了,我是個撲街我攤牌了,求波月票and推薦票吧QAQ)

    妙書屋

    

    http://www.slywjr.live/jiazhuangshigeboss/1177539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slywjr.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近80期的江苏体彩七位数号码